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二十五章 忆往昔痴情人断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五章 忆往昔痴情人断肠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10-03 08:00 字数:2352

  第二十五章 忆往昔痴情人断肠

  众人看看夜歌的黑脸,又悄悄瞄着满小鱼,都默契的不再多言。

  “咳咳,那个,咳咳,诶,汐沫,柒宝啊,我记得有些东西没处理好。咱们聊一下去。”梦秋轻咳两声,准备出去,两人也配合的站了起来。

  “我去醉红楼。”东方面无表情的也准备走。

  赵芷波立马拉着颜若站起来:“东方兄,逛窑子带上我。”

  两人还没追上,梁竟就堵住了她们:“跟我去追凶堂。”

  几人陆续离开,白马抬起头看着她们,不明所以。怎么大家都走了呢?正想着,言何小小的身子钻了进来,嘿嘿一笑:“师父,娘亲,我带走大师兄。”

  门外,汐沫突然说道:“当年那句‘来者不拒’还以为是玩笑话,没想到夜歌是真风流啊。”

  柒宝捂他嘴的动作僵在了半空中,捂脸不认识这厮,偷听墙角的事怎么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呢?几人内心惊讶,却全都是一脸的淡定,各自离去。

  白马也被拉出去了,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这静谧的气氛让人很是忐忑。

  “小鱼,我......”夜歌想解释,却又无从说起。说什么呢?说那个所谓的前师娘是他救的一个女子?还是说那女子体弱,在最后的日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心愿?

  “既然无话可说,那我回去了。”满小鱼默默起身,这些日子的失明,她已经习惯了,自己拿着手杖足以安全行走。

  夜歌却没有追出去,以往的小打小闹,夜歌都会顺着她依着她,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来追她。满小鱼不由得悲从中来,她在等他的解释的啊,可是他为什么不说了呢?无话可说?默认了吗?想到他对自己的呵护曾经属于另外一个女人,她就难受,想着想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梁竟带着颜若和赵芷波回到了追凶堂,梁竟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跟着他们学习怎么查案子。从汐沫长老那里送来的案子都是需要我们去解决的。芷波你还是住在梦秋长老那里,颜若以后则在药庐。但是白日里必须在这里学习。半个月小检验,一个月大考核。只有能够通过考验的,才可以独立接案子。三个月什么都不会的,就只能交到柒宝的飞信堂做信使了。信使就是扮作各种身份潜伏在百姓的最低层,获得各路消息交到总部这里。”

  “堂主,我们这里除了追凶堂,飞信堂,和长老所在的千寻塔之外,还有什么?”颜若轻声问着,江湖第二大帮派,她怎么只听说过这几个地方呢?

  梁竟笑道:“颜若,这可不是你目前可以接触到咯。我们的,只是最基本的,上面还有五个高级的,和三个极品的,那里,可全部都是精英。如果你将来优秀的话,也是有机会去的,据说,那里啊,是一群魔鬼在把控。”

  “梁竟,我怎么不知道?”赵芷波一副你骗人的样子,对着他扬了扬下巴。

  “小波波,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梁竟笑着摇了摇头,见颜若更是一脸沉思,不由好笑对,“你们现在应该关心的啊,是做好眼前的事情,好了,带你们看一遍内部环境,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

  这是颜若来到这里的第十天了。她每天要在追凶堂跟着前辈们学习各种的凶手作案手法,又要抽空跟着大师兄学习五行八卦,有时候脑袋带坑的大师兄会随手用小石子设个阵法让她破,然后她一晚上就不用睡了。除此之外,还要跟着师姐学习草木只是,师姐更是给她好多医书吩咐她背熟,而且师姐还要抽查。

  所以赵芷波来找她时,便看见她经常是拿着医书对比着草药,在大师兄布置的阵法里来回试探破阵之法。

  在外人看来,颜若是一直在原地的一个圈子里走来走去。只有身临其境的颜若能明白,里面是一副什么样宽广而浩瀚天地。

  而那所谓的“师父”,似乎从收了她之后就没在见过了。这是放养自己的节奏,所以颜若下定决心,就算不能有夜歌师父的亲自指导,能学会大师兄二师姐的一半的话,那也是极满足的了。

  颜若不知道到的是,这个放养自己的师父,此刻正在苦恼。

  当夜歌这几天不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之后,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竟然让满小鱼一个人回去了,竟然没有立刻解释清楚,竟然没有追出去,告诉她,他有多在乎她。从第一次,见到狼狈的她,就开始在乎。可是现在的满小鱼却不肯见他。

  这些日子,满小鱼让自己不停的忙碌着,帮派里的一切更是事无巨细的打理着。她怕,怕自己一闲下来,就会想到夜歌,想到这些天她的不闻不问。心里更是气急。不免又有些怀疑,难道他真的深爱的是哪个女人?可是,自己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输了,真是输的有些不甘心。

  “长老,不好了。”一个侍女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梦秋把手中的白子缓缓放入棋盘,看了对面的人一眼,高深莫测的说道:“这步棋,终于活了,”

  对面的东方附和道:“是啊,终于活了,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长老,不好了。”侍女见到梦秋,噗通一声跪下,急的泪流满面:“银库失窃了!”

  梦秋和东方同时站了起来,在他们脸上看不出丝毫方才高深的神情,仿佛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一般,有些惊慌失措,却又强自镇定,“快去通知阁主和夜歌副阁主。去议事厅见。”

  “是。”侍女慌忙离开,二人对看一眼,默契的点了点头。梦秋对着树上问道:“确定吗?”

  这时,枝叶茂盛的树顶上传来一个低沉的男音:“属下确定。”

  议事厅外,满小鱼从走廊拐过来,正好撞上了从另一个走廊拐过来的夜歌,满小鱼凭借他那熟悉的气味,意识到对方是谁,呆住了。二人均是一时沉默。

  夜歌想到最近满小鱼对自己的避而不见,一时间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向满小鱼解释清楚,就算解释清楚了,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她的谅解和理解。

  满小鱼更是郁闷,自己等他的解释,他却这么久都不出现。现在出现了,却对自己没有半句的安慰。其实她这几天已经想清楚了,那毕竟是曾经,她是可以原谅的。

  夜歌看着满小鱼发愣的样子,有些心疼,他好想现在把她抱在怀里。

  下一刻,夜歌伸出了双臂,真的把满小鱼拥进了怀里,满小鱼挣扎几下,却是男女力量悬殊,挣脱不开。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味,紧绷的身子也渐渐松软下来。

  夜歌感受着她身体微妙的变化。正想开口,却听到满小鱼“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夜歌从未见过满小鱼流泪过,一时间慌了神。不断地重复着给她擦泪的动作,可没想到她却越哭越伤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