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 十六章 醉藏红楼恩客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 十六章 醉藏红楼恩客中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23 08:00 字数:2634

  “规矩?”颜若声音呐呐的重复着这两个字:“规矩.....”

  “去吧,今晚你不该呆在这里。”朝慕把茶杯端到鼻子下闻了闻,轻轻摇头,把茶水泼了出去:“本该温水冲出香味的茶,用沸水烫了,就出不来那个味道了。”

  颜若恍然大悟,恭敬地退了出去,关上房门,下了楼梯走进大厅里那莺莺燕燕的人群。看着眼前嘈杂的一切,开始细细打量。是啊,不是来寻花问柳的人,又如何会真的醉倒在牡丹裙下呢?

  颜若此刻目光犀利,才发觉自己的眼神格外的好使,即使实在远处,她也能够看清楚对方的动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很快,有了目标。

  不远处,一个俊美的公子一身的绫罗绸缎,左拥右抱,无论是姑娘们喂上美酒,还是递上剥好皮的葡萄,他都一一含在嘴里,调笑逗弄那些女子,可眼神,却没有锁定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只是时不时的飘向四楼,仿佛在等待什么人一般。

  颜若轻笑,缓步走上前去,只见那男子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怒时而若笑,视而有情。 身穿紫色锦袍、一头乌发,只是一根紫色绸带松松的系着,生得真是风流韵致,超越了世俗的美态,连女子都自愧不如,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

  “公子安好!”颜若福了身,问候了了一句。

  男子抬起头,玩世不恭的看着颜若,细细打量着。而颜若,也正在打量着他,见他皮肤光滑细腻,实在不像是男子姿态,又下意识得看向他的耳垂,果然,发现了细小的耳洞。想必是特地用脂粉遮盖了一番,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个沉浸在美色中的翩翩贵公子竟是女子所扮。

  不错,此人正是梦秋唯一爱徒——赵芷波。

  “小妞长得不错。”赵芷波哈哈一笑,推开了围绕在她身边的几名女子,晃晃悠悠的走到颜若身边,一把搂住了她:“小爷我喝醉了,走,带小爷我,去你房间里休息一下,爷让你知道什么是安好。”

  颜若见身边的几名女子都面色不善起来,心中有些薄怒,既然认出了彼此,又何必让那些女人以为她在抢人呢?那些女子平日里接待的都是些粗人,现在难得有这么个俊俏的公子,谁跟她们抢了,还真就急了。

  “公子,是你家娘子来了,在后院呢,让我过来把你带过去。”颜若皮笑肉不笑,心中有些无语,这人,装的还真像。对着那帮女人耸了耸肩:“人家夫人要是闹过来,花妈妈怕是也不会轻易罢休的。先走咯。”

  刚迈进后院,那个本来把全身重心都倚靠在颜若身上的女子就直起了身,二人也不多言,并肩走到了花园的走廊上,赵芷波背抵着柱子:“颜若?”

  “不说废话。有两点发现。”

  赵芷波微微挑眉,这么直接?

  “其一,凶手挑选的女子特征都是貌美者,我们需要去印证一下是不是还有体香的特点。其二,京中失踪女子数量众多才会被发现,那么偏远的村镇呢?凶手是不是最初下手的并非在京城中?”颜若把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赵芷波暗暗点头。

  “所以说,凶手最近在天子脚下行凶,一定是因为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她等不及从偏远的地方杀人取面了。”

  颜若点头:“没错,上次梁竟追到醉红楼附近被打伤的,凶手武功高,心思又细腻,不像是鲁莽的人,绝对是有什么原因才会暴露的。既然都追到醉红楼了,那咱们就从现在,从醉红楼查起。”

  “那体香一说,明天岂不是我还要陪你检查尸体了?”

  “对啊。”颜若一脸真诚,要不然要你来干嘛?

  “呸。”赵芷波笑着吐了口唾沫:“到时候别躲在我背后哭鼻子啊。小丫头。叫声姐姐我就保护你。”

  “嗯,好姐姐,现在你去我屋里换身衣服。你的身份和我一样,是朝慕的侍女。换好了我们去楼上,那里地理位置好。能看街上也能看到大堂。”

  颜若识时务的就认了姐姐,倒是赵芷波瞬间觉得无趣了,不是听说这丫头很倔吗?能跟东方干上的人,到了她这就像个小白兔一样乖,莫非自己魅力太大,男女通吃?赵芷波摇了摇头,跟着颜若去了她的房间,快速的换好侍女的衣服。

  换上女装的赵芷波更是让人惊艳,美的让人以为是误入人间的仙子一般,颜若转过身看到这样的她不禁咽了口口水:“不行,你这样太好看了,会招来色狼的。要不然抹点锅底灰什么的遮一下你这好皮肤吧。”

  赵芷波扬了扬下巴,得意一笑:“看我的啊。”说着便从换下的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布包,从里面拿出一些颜若并不认识的工具,开始在脸上涂涂画画。

  不一会儿,颜若便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赵芷波站了起来,得意的笑道:“像不像?锅底灰多伤害皮肤啊,我这用的可都是好东西,还可以养颜呢。”

  颜若看着和自己一样的人,有些无力:“你就不能换一个?”

  “这样省事,直接说我是你双胞胎姐姐,省的找身份了。”赵芷波一副嫌麻烦的样子。

  一路走着,颜若总是忍不住观察身边的“自己”,想找出哪怕一丝的破绽,可是却没有,脸她有些发黄的皮肤都做的很像,只是自己眼角还有一些乌青没有好全,而另一个自己的脸上素净了不少。怎么可以这么像,两个不相关的人居然可以做到这么的相像。

  “你这叫什么功夫?”颜若最终忍不住问了出来。

  “易容术。我师父的绝学哦。”

  “师父?你师父很厉害?”

  “那当然,我师父不仅厉害,还很美呢!”

  “哦~那你叫什么?”

  “赵芷波。叫我波波就行。”

  ......

  二人说笑着,很快到了四楼,敲了敲门,在朝慕的同意下进了房间,却见屋里还有两个人。正是花妈妈和玉雪,三人正在排练戏文,三日之期就到了,明晚即将演出,她们在连夜排演。花妈妈见到赵芷波,下意识得又看向了颜若。

  颜若上前一步,跪在地上:“花妈妈,这是我的同胞姐姐,来京城找我,被人抢了行李,请妈妈收留。”

  花妈妈看了看跟着跪下的赵芷波,又看向了朝慕,阅人无数,她此刻心中已经是已经如同明镜一般,对着朝慕说道:“这次,你又想怎么说服我?”

  “花妈妈,最近我新作了几幅画。”朝慕依旧清冷,不含任何情绪的说:“再有不到一个月,就是重阳的,想必会有人要巴结达官显贵的。”

  “好了,你安排吧。”花妈妈似宠溺似无奈。

  一旁的玉雪甚是安静,最近似乎都很安静。颜若看着玉雪,忽然开口:“玉雪姑娘一向肤色白里透红,今天看着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可能......可能最近累着了吧。”玉雪有些慌张,急忙站了起来:“对,我身子不适......就,就先回去了。”

  “那明天?”花妈妈不确定的问道。

  “妈妈放心。”玉雪急匆匆的离开。

  花妈妈见状,也起身准备离去,走到颜若身边却停了下来,缓缓说道:“醉红楼不是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适可而止。”

  “是。”

  颜若答了话,花妈妈才离开。二人都离开后,朝慕才叫二人起身:“你们去外面守着吧,我累了一天,休息会儿。”

  “是。”二人明白,这是朝慕在给她们居高临下观察众人的机会。

  “你在想什么?”赵芷波看着从一出来就闻着手指发呆的颜若,表示不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