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十四章 怒接无面命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怒接无面命案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21 08:00 字数:3103

  正说着,汐沫回来了,几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他。汐沫快步走到东方身边,附耳说道:“是梁竟不明情况给这位姑娘带来了不少麻烦。”

  “汐沫公子,是你?”颜若看着汐沫,忽然开口:“真的是你?”

  “你是?”显然,汐沫还是没想起来她是谁。

  “颜若。”

  “是你啊。哈哈原来是你啊。”汐沫哈哈大笑起来,当初鼻青脸肿的山野丫头如今却是披头散发更加凄惨:“颜若姑娘,怎么每次我见你,你都是这么狼狈?”

  这下,其他人更是傻眼了,怎么他们一副很熟的样子?

  “大概我八字跟风凌不合吧。”颜若有些生气,怎么每次遇到风凌的人都没有好事?

  花妈妈巡视一圈屋内众人,起身淡淡说道:“这看来是你们的家事了,朝慕明日告诉我结果,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在醉红楼。”也不等朝慕回答,说完便直接离开。

  东方张口还想再说什么,颜若却率先开口:“哼,这位公子想必是梁竟的主子吧。想给梁竟报仇?告诉你,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

  “你知不知道。”东方把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放到桌子上:“梁竟在追查江湖命案,你这一闹,耽误梁竟的身体行动,也就耽误了查案的行程,不知道多少姑娘又要因此丧命。”

  颜若突然觉得好笑:“呵,其它女子的命是命,我颜若就该认命被他诬陷,被人嘲笑,在这醉红楼苟且?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简直冥顽不灵。梁竟一直追查,岂容你因为私事打断?”

  “不就是个破案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个案子就可以被原谅对我的伤害?”颜若仰着脸直视东方那吃人的表情。

  “你!”东方从没见够这样胡搅蛮缠的人,气的简直说不出话:“你以为谁都能查案啊!岂能因为自己名誉受损就导致她人生命受到威胁?”

  两人争执着,竟是吵了起来。谁也不肯退让一步。其他人竟是插不上嘴。

  “就这种不辨是非的货色都能查案,那我岂不是成了神探了!别给我扣那么大帽子,我一没杀人二没诬陷人导致被人卖到青楼!”颜若也是气急,开始口不择言。

  “好,你神探,你如果能查清楚,我亲自押着梁竟给你道歉!就证明我错了。”

  “查就差,有什么大不了!”

  东方居高临下的望着颜若,颜若梗着脖子仰脸也瞪着东方,两人都是气势汹汹,不肯退让。朝慕抚了抚额头,简直不想看到两个人。东方什么都好,就是把所有人的安危看的都比个人生死重要,而且不善言辞,导致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像一把利剑,很容易伤人。而颜若,好好一个姑娘被卖到青楼,闺誉受损,大概都会偏激一些吧。

  “好了。”朝慕适时地打断两个人:“颜若,今日你受惊了。先回去休息吧。”

  颜若离开后,房内就剩他们四人,朝慕吩咐道:“汐沫,把你查到的情况说一下。”

  汐沫把两个小二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述,顺便说了下漠北时的情况,梁竟有些不自在:“没想到,我竟真的害了这位姑娘。只是当时急着去追凶手,没想那么多,早知道,我应该再仔细些。”

  “她丢的,应该是我给她的钱袋。这姑娘看着有些不讲道理,但是还是比较正直的,如果不是她在漠北救了阁主......”汐沫看了看东方没有再说下去。

  “既然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顺其自然吧。”东方淡淡的扔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没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汐沫,有劳你收拾一下床铺,今日就留在寻雅轩照顾梁竟吧。”

  “嗯。姑娘也快回房休息吧,这里有我。”

  第二日,颜若早早来到了朝慕房门外,朝慕一开门,就看到了一脸倦色的颜若,四目相对,颜若欲言又止。朝慕拉上了她的手。轻声说道:“进来说吧。”

  “我......”颜若思虑一番,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不说些什么,她又寝食难安。

  “一夜没睡吧?我理解你。”朝慕笑着为颜若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所以不曾责怪你。可是,若若,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习武之人,在运转真气的的时候,一支簪子要不了他的命,只会刺破真气的保护层,轻则,毁了几条经脉,虽受些痛苦,却也能够医治。重则,一身修为内功被废。终日承受心里的疼痛,比死了,更难受。”

  “我......”带着些许内疚,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现在梁竟应该已经断了几道经脉,可是昨天他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东方,你明白吗?梁竟知道来龙去脉后也是后悔不已,他在刻意维护你了。”

  “我......”听到这些,颜若已经生不起任何恨意。

  “我理解你委屈,可是梁竟也委屈啊。当时他在抓凶手,而你还没有受到威胁性命的伤害,两相伤害取其轻的道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那样选择的。他的确没有做错什么。”一向在人前不多说半句话的朝慕此刻不带任何感情的分析了整件事情,颜若也沉思了。

  颜若握着水杯,低声不语。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知道她昨天的所作所为有些偏激,所以一晚上思来想去的睡不着,才一大早来朝慕这里,可是听了这么多,虽然心中还是有些委屈,但是也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了。

  “我也明白,如果不是东方拿言语指责你,你想必是不会那般的。可是,人总是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朝慕看着颜若意味深长的说完这些,便不再多言,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陷入沉思的颜若。

  忽然,隔壁房间传来了梁竟痛苦的闷哼声,和汐沫紧张的声音:“梁竟,你还好吗?”

  二人对视一眼,也起身往隔壁走去,在走廊里却看到了神色匆匆的东方正背着梁竟准备离开。东方看到两个人,恶狠狠地瞪着颜若:“梁竟有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说着便急匆匆的离开。

  汐沫紧随其后,被颜若拦了下来:“怎么了?”

  “丹田出现了逆转,刚好东方带了夜歌的丹药来,服下便昏死过去了,现在东方带梁竟去找夜歌医治。”汐沫这话却是对着朝慕说的。

  “带我去。”颜若坚定地看着汐沫。汐沫犹豫的看向朝慕,见朝慕点头,只好带着颜若一起离开,运起轻功往城外山庄方向飞去。

  汐沫带着颜若到药庐的时候梁竟已经送进去了,房内只有夜歌和言何两人,东方和满小鱼在门外焦急的等候。

  京城风凌,有求必应。不杀忠善,不杀老幼。

  风凌现在做的,是天下所有的生意,不管你想知道什么秘闻,还是求保护,寻人等。只要对方不是忠善正义,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那就不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种田的做生意的,只要出得起价钱,都可以满足你。

  这次风凌是接了天子的钱,暗中协助官府调查京城的无面命案。最经京城中总是有美貌女子莫名其妙的失踪,而被人发现时,已经死了,可是脸上却血肉模糊,竟被人把脸上的皮肉用利器割下。

  梁竟作为东方一手提拔上来的追凶堂首席的堂主,更是请命亲自去查这个命案。

  随着失踪人数越来越多,朝廷也越来越重视。君临勾结朝廷官员把这件事扔给了风凌“暗中”调查,说白了,就是查出来了,是官府的为民除害,找不到凶手,就是江湖派系无能。而一旦抓不到凶手,那风凌也就没法混了,可是不接,就是抗旨,与整个朝廷为敌。这是君临想要坐收渔利的计谋。

  汐沫走上前抱拳:“阁主。”

  满小鱼点了点头,侧耳听到了他身后还有脚步声:“想必是颜若姑娘来了吧。”

  “女侠。”颜若声音极小,她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跟来了,如今到了人家的地盘,自己岂不是要任人宰割吗?

  “好久不见了。”满小鱼颔首:“东方都告诉我了,没想到我和姑娘缘分如此之深,还有再见面时。”

  正说着,门自里面被人打开,出来的正是夜歌。看了气氛诡异的几人,挑了挑眉,走到小鱼面前拉起了她的手:“走。我们去偏听说话。”

  “那梁竟怎么样了?”东方急忙问道。

  “言和在处理!”夜歌示意东方自己去看。

  东方进了屋里,就看到一个萌化人的女娃娃正站在椅子上给梁竟针灸,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喜感,一个小孩子一脸认真的往人身上扎针,换了外人一定早就把孩子抱到一边了,可是东方却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娃娃,可是夜歌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啊。

  几人在客厅坐定,满小鱼再次开口:“颜若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几人都是看向颜若,按理说她应该已经算是出了气结了恨的,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还跑到风凌来。

  颜若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我来履行昨天的诺言,接替梁竟查那个无面命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