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十三章 夜审侍女知缘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夜审侍女知缘由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20 08:00 字数:2667

  “花妈妈,你知道她的侍女杀人了对不对?”玉雪满脸的不可置信。

  “什么侍女杀人?”花妈妈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出于自保的本能,那一刻她只知道要保住醉红楼,醉红楼在,她就有存在的价值。而和朝慕的多年合作,她相信朝慕不会害自己,所以维护是必然。可这不代表她不会过问这件事,所以处理好了外面,立马就来了这里。

  朝慕叹了口气,若有所思的说道:“花妈妈,不明真相的不是只有你一个。”

  继而对玉雪说:“如果还想让醉红楼成为你的安生之所得到庇护,你就必须是看错了。你回去吧,我和花妈妈会处理好这件事。还有,此次必须要排出一个戏文,这是你芳名远播的机会,好自为之。”

  玉雪还想再说什么,却见花妈妈也是一脸不耐烦,咬了咬唇,起身离开了。

  “朝慕,一直觉得你是聪明人,所以我们一直各取所需,可你坏了规矩了。”此时的花妈妈一脸高傲,目光如炬,肥胖的身子丝毫不影响她居高临下的气势:“带人在这里行凶,逾越太多了”

  “花婆婆何不自己看看是谁在行凶?”朝慕带头往隔壁走去,花妈妈紧随其后。

  花婆婆,江湖赫赫有名的杀手,传说奇丑无比,无人见其真容。十年前莫名失踪,传言已是身亡,谁也想不到,她竟然藏身于青楼之中。

  二人来到寻雅轩,见梁竟已经起身,换了一身干净衣物,只是脸色仍因失血过多而导致的有些发白,眉头皱着,似乎极力忍受这什么痛苦。见到二人进来,抱了抱拳。

  “梁竟你可好些了?”

  “还好,只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梁竟在运功之时只觉得被利器刺破了真气层。导致疗伤进行到一半便前功尽弃,旧伤复发,醒来后就发现身下一滩血也是吓了一跳。后来觉察出经脉受阻,气血不通,可这些,他不想告诉别人。

  花妈妈却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你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花妈妈稍安勿躁,此事我也有诸多疑虑。”朝慕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梁竟,床底下有人,带出来吧。”

  “嗯。”梁竟点头,去床底下把人捞了出来。

  这时,东方和汐沫从窗户跳了进来。花妈妈冷哼一声:“如今这醉红楼被你们当成什么了?”正想多加指责,却看到了被梁竟从床底拉出来却依旧昏睡的颜若:“怎么是这个丫头?”

  “花妈妈,不知此人,你是从何处买来的?”朝慕示意几人都坐下,商量对策:“会不会是有门派安插进来的?”

  “人是宜家客栈卖进来的。那家店掌柜常年拐卖一些独身住宿的女子,拿了对方的钱财,再把人卖到各处。”说到这里,花妈妈有些愤怒:“莫非是被人收买,竟要往我这里送些子奸细。”说着,在手里握紧的杯子啪的一声砸在了颜若头上,温热的茶水流了一脸,颜若吃痛,缓缓睁开了眼睛。花妈妈厉声说道:“贱人,还不如实招来,谁派你来的!”

  颜若一时间有些迷茫,微微摇头。长发散落,一脸的血渍和茶叶,导致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乍看上去如同索命的厉鬼一般。

  朝慕略一思索,说道:“花妈妈,切勿急着下定论,不如听听她怎么说。”

  梁竟也是一副思索的表情:“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位姑娘。怎么想不起来呢?”

  东方见状,对着汐沫使了个眼色,汐沫立刻会意,转身离开,正想跳窗户,看到了瞪着他的花妈妈,吐了吐舌头,走正门!

  “颜若......”朝慕起身扶起颜若,刚开口,就被梁竟打断了。

  “副阁主,我认识这名女子。我想起来了,在宜家客栈见过她。”

  颜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里咯噔一声,回忆起自己做了什么,扭脸看了看梁竟,忽然笑了起来:“你当然见过我,我如今被卖到青楼里,就是拜你所赐。没把你弄死,真是遗憾!呸。”

  这下子,轮到他们迷茫了。这颜若,莫非是跟梁竟有仇?

  “颜若,你把事情缘由一字不落的告诉我们,必定为你做主。”朝慕看了东方一眼,难道本门弟子在外惹事了?

  “哼,我从漠北来到京城,为了节省盘缠住了小巷里的宜家客栈,可是店小二偷走了我的钱袋,这个梁竟却帮他们说话,说是我自己记错了,店小二没有拿我的东西......”颜若悲从中来,初入京城几天而已,却经历着最绝望的事情,她一个女子,只是想好好地活下去就这么难吗?

  “东方阁主,朝慕姑娘,事实并不像颜若姑娘说的那么单纯。”梁竟将自己所见所闻一一分析而来:“那日奉阁主之命,去查最近江湖上的无面命案,去了宜家客栈投宿......”

  汐沫飞檐走壁,很快到了宜家客栈,藏在房梁上。

  “哎,听说了吗?说是醉红楼有人被杀了。”

  “不是说是误会吗?”

  两个店小二坐在房间床上唠嗑。

  “怎么可能真的是误会,听说都有人看到了。”

  “你说,前几天买去的那个姑娘会不会被杀了?”

  “真被杀了也是她命不好。”

  “毕竟是咱们把她卖进去的啊。还拿了她那么多银两。”

  “那就明天给她烧点纸钱吧。”

  二人正欲在说些什么,汐沫蒙上脸,从房梁上跳了下来,把剑指向二人:“不想死的,就实话实说。”

  “大爷请问!”二人战战兢兢往墙角挪去。

  “你们如何偷了那姑娘的钱袋,又如何卖了那姑娘?不从实说来,就把你们送去官府。”

  “我说我说。”一个小二显然很害怕,立马开口:“就是中秋那日,有位姑娘穿着朴素,却一出手就拿了五十两的银元宝,我和我兄弟就在给她送的茶水中下了蒙汗药,晚上等她熟睡时进了她房间,换走了又要的茶,又拿走了包袱里的钱袋,把她的包袱放进了柜子里,想着就算她发现钱袋不见,可是行李却完好无损,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可没想到那姑娘不依不饶大闹起来。”说着,那人观察了汐沫的表情,发现竟没有半分生气,稍稍心安。

  另一个人见伙伴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当下也不再隐瞒,抢功似的急忙开口:“本来快要招架不住了,结果有位梁公子出面解了围,检查一番说没有盗窃的痕迹。我二人这才没有暴露。后来掌柜作势把那位姑娘赶了出去,没想到她昏倒在雨中,我们就把她抬到青楼卖了。”

  “哼。”汐沫冷哼一声:“就这些?”

  “少侠,就这些了。”两人异口同声,磕头求饶。

  “若让我在发现你们做这些黑心的事,我一定亲自摘下你们的狗头。”汐沫长剑出鞘,在二人胳膊上皆是划伤一道:“这是教训!”办完这些,在不多看一眼,转身离开。

  “后来,和我一起的女弟子提醒我,无面人出现在醉红楼附近,想着姑娘的事是小事,我们便追无面人去了。”梁竟把事情缘由细致的描述了一番。

  东方开口说道:“姑娘,梁竟就算没有为你洗清冤屈却也不曾害你,可你却起了杀心,要置他于死地才罢休吗?”

  “呸!”颜若恨恨的喊道:“你竟然觉得他没有错?你知不知道他的一席话,把我一个女子置于何地?我高烧却无容身之地,世人皆是对我指指点点,还被卖到了风尘之中,如果不是朝慕姑娘看上了我调香的能力,如今我已经被人糟蹋了。拜他所赐这么的生不如死,杀了他又有什么错!!”

  东方正想再说什么,汐沫回来了。看着颜若微微皱了眉头,似曾相识。可是汐沫公子实在帮助过太多女子了,实在是记性不好太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