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十章 颜若调香巧自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 颜若调香巧自救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17 08:00 字数:2575

  转眼间,这已经是颜若被困在这间柴房的第四天了,这期间除了上茅房出去过,还是被人看着,就再也没出去了。连饭都是嗖的。门外两个彪形大汉十二个时辰守着,根本没有逃出去的的可能。到了第五天,她妥协了,人,总得先活着不是吗?

  拖着病弱的身子,开了门,两个守门的汉子立刻警惕的看着她,颜若无力地摇了摇头,凄惨一笑:“叫你们当家的来吧,我认命了。”

  二人闻声喜出望外,每次有姑娘认命妥协了,花妈妈总是会心情很好,体谅他们日夜守护的辛苦,赏他们几串酒钱。一个男子继续守着,另一个男子飞快的去找花妈妈了。

  很快便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人还没有跨进门内,花妈妈那拖着尾音的笑语就传了进来:“呦~还以为姑娘要倔上十天半个月呢,这么快就想通啦?是你的福气呢~”看着她那脂粉堆积的脸,颜若一阵反胃,可是花妈妈却并不打算放过她似的,亲自来扶起她:“瞧着小模样,真是心疼人呢,走,妈妈给你炖鸡汤好好补补~”

  颜若侧了侧身,不动痕迹挣脱了花妈妈的搀扶,花妈妈却不以为然,立马吩咐两个侍女过来扶着她,笑着抚了抚头上的金步摇:“你们两个,照顾好这位姑娘,姑娘有了任何闪失,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两个侍女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立马应声称是,扶着颜若往阁楼房间走去。

  颜若的待遇终于有所提升,有了热饭,花妈妈也安排人给她煎了治风寒的药,昏睡了一天,身子有所恢复,只是两个侍女却形影不离,没想到,这花妈妈真是行事小心。

  难道自己真的要困在青楼一辈子吗?颜若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这青楼里,不接客的姑娘被逼死的大有人在,有的甚至为此毁容做粗使丫鬟,她们的日子,也只是比自己在柴房里好那么一点点而已。再好一些的,就是那些舞女,可是自己一无所长啊。最好的应该就是花魁了,可是花魁对身材相貌以及才情都有很高的要求,也是不能肖想的。那就只剩下一种人了,就是接客的花牌的贴身侍女,她们相貌极佳,伺候她们的时候,即使会遇到一些色鬼,但是两个女人之间,显然男人更喜欢美人多一些。

  打定好主意,颜若开始思虑怎么才能被那些自视高贵的女人注意到自己并且愿意让自己服侍呢?自己究竟会做些什么呢?

  第二日,花妈妈让侍女传话,说是下午要带婆子验明正身,惊得颜若一瞬间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被人检查身子?虽然自己待字闺中,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多难为情啊,看来自己的计划刻不容缓啊。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就自己待在了屋里不出去了。

  颜若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有什么一技之长,思来想去,也只有自己在乡下时常年跟着村里的大婶大妈去香料坊调香的经历了,那东家曾吹嘘他们的香料生意是做到了京城的,想必这是自己唯一可以一试的方法了。

  打定主意,颜若开了房门。想着后院种着不少的花,就径直朝后院走去,两个侍女立马跟上,花妈妈没有说禁足,她们也不敢多加阻止,毕竟,万一以后她成了花牌受欢迎了也说不定,她们才不要得罪人。住在后院,出门几步远就到了小花园,花匠们正打理这这些花花草草,经常有姑娘来拿花,他们倒是见怪不怪没有阻拦,大大方便了颜若,放心的开始挑选起来。

  这个季节,是茉莉花盛开的时候,而兰花,一年四季都有开放的品种,倒也不费什么功夫。选了两种花,用手绢包着花瓣回了房间,心情瞬间开朗了许多,脚步也变得轻盈起来。

  她们前脚刚走,后脚,这小花园便陆续迎来了两个绝色的美人,花魁朝慕性子清冷喜静,向来独来独往,不喜欢人跟着,今日在屋子里看书乏了,就想着来后院小花园选几盆兰花放在房里书桌上倒也雅致,还没挑好,就看到了走的摇曳生姿的头号花牌,玉雪。

  如果说朝慕淡雅如莲,自带一份高贵,更得文人雅士倾慕,那么玉雪的相貌就是那种看一眼就会迷恋的魅惑,长眉入鬓宛若新月,斜长的凤眸,微微嘟起的唇,洁白的玉颈,一身蓝纱却是酥胸半露,那轻薄的纱衣仿佛随时会被撑破一样,若隐若现格外诱人,纤腰不堪一握,走起路来扭得风尘无比,如此魅惑勾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想扑上去。

  “姐~姐~选花呢~”连声音都让人闻之酥醉。

  醉红楼不像其他青楼,分牡丹花魁,梅花花魁等多种花魁,而是每年的花魁评选只选出一位花魁,花魁的权力就是可以拒绝所有的床上娱乐,所以花魁的要求就比较高,琴棋书画,品茗下棋,和所有人都可以聊得来,虽然能出得起价钱见到花魁的人比较少。而朝慕,从她来的那天起就是花魁了。

  花魁之下,就是头牌了,也叫花香,意思是百花中的头一香。头牌要求没那么高,但是得有外貌身段,这玉雪就是凭借着出色的外貌和床上功夫稳居醉香楼第二,头牌里的第一。虽然还是接客,但是可以选择一些达官贵人,青年才俊,若是遇到愿意砸钱的,也是会自愿献身的。这也是置身青楼里的一种安慰。如果没有朝慕,她就是花魁,何必日日在那群男人身下受辱。

  头牌之下是红牌,又叫花芳,花中芳名远播,这一类女子就是男人单纯的泄欲工具了,接的是花牌不愿意接的客人,比如七品小官,上了年龄的,她们都得接待。然而他们却不是最低端的,最低端的,就是那些姿色一般,接待些挑货郎,轿夫,富贵人家里的管家,平民百姓什么的。

  “嗯。”朝慕淡淡回应。

  绕过她们准备离开,却忽然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从后院角落里的阁楼飘来。朝慕脚步微动,寻香而去。玉雪略一思索,示意侍女一起跟上,主仆三人尾随朝慕,到了颜若的房门前:“不知房中何许人也,是否方便入内一叙。”朝慕清淡的嗓音宛如山间清澈的山泉,倒衬的玉雪嗓音有些许做作了。她不自然的甩了甩手上的丝帕,有些不悦。

  空气中此刻对玉雪来说是大写的尴尬,正不知所措,门开了。颜若探出头看着眼前清丽的朝慕,又看了看她身后妖艳的玉雪,一瞬间有些惊讶。还好不是那个妈妈,看来两个都是这里的花牌啊,时间上还来得及。

  松了口气,赶紧打开房门:“姑娘请进。”颜若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亲和,说不定以后的金主就在这里了。可得服侍好。

  “不知道二位姑娘贵足踏贱地,有何指教?”颜若这句话在心里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以前总是听书,说书先生就是这么学那些书生说话的。一定得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有礼制的人。

  “在花园闻得清香,特地寻香而来。”朝慕微微颔首,进退有度。

  这时玉雪忽的笑了起来:“身在青楼,都装什么清高呀~姐姐你说是吧~呵呵~”

  颜若顿时脸羞得通红,不知如何回答。

  “心在何处,人就在何处。玉雪你自甘堕落了。”

  不卑不吭,甚至没有任何情绪的一句话,落在玉雪耳朵里,却仿佛一把钝刀,在她的身上划着,认定了是在嘲笑自己,玉雪咬牙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颜若,转身愤恨离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