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七章 伤心女离家闯江湖 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 伤心女离家闯江湖 上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15 08:00 字数:2810

第七章 伤心女离家闯江湖 上

  一年后。

  小村子里,劳作了一天的人们疲惫不已,渐渐熟睡。静谧的夜里,偶尔还会听到三两声虫鸣和狗叫声。月朗星稀下,一个女子环顾四周,悄悄离开了村子。

  太阳渐渐升起,赶了一夜路的女子拿着水囊在河边装了水,却只是稍作休息,便又是急急忙忙的离开赶路,仿佛在怕着什么似的不肯停歇。细看女子脸庞,竟是鼻青脸肿的,让人看不出她原本的长相。不合身的粗布麻衣已经磨得她手臂上渐渐渗出血色,女子撩开衣服,一道道伤痕显得有些吓人,外翻的皮肉正在往外冒血,女子却只是咬咬唇,随手从路边拔了一些止血草在嘴里嚼了两下就敷上便不再做任何处理。而做这些的同时,脚步却并未停留片刻,依然快步赶路。

  不知不觉已经是晌午了,女子坐在路边吃着干粮,却忽听到林间传来一阵打斗声。思索片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蹑手蹑脚的准备过去看看。却见林间深处,一二十名黑衣人将一个女子团团围在中间,那女子身着素衣,手执长剑,鲜血顺着长剑一滴一滴的滑落,坠入泥土。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女子握剑挥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转动剑柄,剑也慢慢转了起来,渐渐地,剑越转越快,地上的落叶也随着剑气卷了起来,一时间华光万丈,凌厉的剑气竟刺得人睁不开眼。素手挥剑,一股气流带着杀气向黑衣人袭来,黑衣人应声倒地,却不料在倒地的瞬间,一把白粉向那名女子散去。上一秒还强悍无比的女子瞬间后退几步,直到抵上了一棵大树才堪堪稳住身形。

  黑衣人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嘴角还淌着血。却阴森森笑着:“满小鱼,不用点计谋,怎么能重伤你呢?”一二十人,在女子的一击之下,只有五六人站了起来。

  “卑鄙!”满小鱼中毒,此刻已经是有气无力,白粉向她面部撒去,眼睛也是睁不开了。

  “这叫兵不厌诈!”那人显然是黑衣人的头领,得意洋洋的一挥手,喝道:“带走!”

  一阵芳香袭来,一个身形巨大的影子在火光中若隐若现:“何人扰了本尊清修?”

  似男非女的声音惊得几名黑衣人连忙下跪求饶,声音有些颤抖:“晚辈无心之过,前辈请谅解。”

  “滚!”伴随大火燃烧的噼噼啪啪声,显得更是气势壮大。

  杀的人多了,总是会相信鬼神报应的,而且山中也大多数会有隐世的高人,黑衣人皆是吓得屁滚尿流,还以为招惹上了那位高人,连滚带爬的慌忙离开。自然,也忘记了晕倒在地的满小鱼。

  过了好一会儿,一名鼻青脸肿的女子从树后探出头来,一步一张望的走到满小鱼身边,却不敢碰满小鱼,灵机一动捡起地上的树枝捅了捅她的臂膀:“女侠,你死了没啊?”地上的人一动不动,女子也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看了看火光中那个巨大的身影,是她急中生智用稻草塞满了她的衣服,才显得高大,唉,衣服马上就完全化成灰烬了,这大半夜的,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里衣,虽是刚刚入秋,可深山里到了后半夜也是够冷的。女子微微叹了口气,自己竟然为了救一个死人而即将被冻死,也是挺不值得的。想到未来的路,更是渺茫。

  “喂,女侠,你真的就这么死了?”女子往火堆旁移了移,抱着膝盖有些感伤,自言自语道:“还想着我救了你,你能收我为徒,传授我武功呢,这样,我就再也不用被人欺负了,还可以行侠仗义,解救那些像我一样被虐待的女子。”

  “咳咳......”满小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想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

  女子忽听到声音,吓了一跳,转而欣喜不已:“你没死?”赶紧跑到满小鱼身边,抱起了她,让她的头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女侠,你没死啊。”

  “你是?”满小鱼再次试图睁开眼睛,却发现依然是什么也看不清。

  “女侠,我救了你啊,你忘了?”

  “多谢姑娘。”满小鱼显然还是体力不支,无力地靠在女子身上:“姑娘怎么称呼?”

  “名字啊......”女子微微皱眉,心中却思绪万千,既然离开了那里,我必定是不再和他们有任何瓜葛,不如取个名字重新开始。听说我娘姓颜,不如以后就随了母姓,说不定以后还会遇到我娘呢。说书先生常说:“聚若浮萍散若云,江湖姓氏总相闻。”既然决定以后去行走江湖,不如就取了“若”字吧。思虑周全,便缓缓开口说道:“颜若。”

  “姑娘你多大了?怎么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满小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不是她疑心这个姑娘,而是......大晚上的,一个姑娘在这偏僻的地方出现,着实让人无法全然信任。

  颜若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的出现是有些突然,便娓娓道来:“我十六,我来自漠北的一个城镇,去京城寻亲,赶路的时候在路边休息了会儿,听到林子里有打斗的声音,就进来看看,没想到.......”

  满小鱼放下水囊,微微叹了口气,听颜若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完,有些感叹,这一年来,他们风凌对君临已经做到忍让的地步,没想到他们还是找机会对她下毒手,看来,一味地忍让可不是好办法,必须得正面交锋了。

  连老天都觉得自己命不该绝呢,安排人救了自己。所以,不能再忍了,这一次,必须让君临的人付出代价。

  “颜若姑娘,我腰间有一个信号烟花,你帮我发出去,过一会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满小鱼全身酸软无力,却并不影响她大脑的思考。

  本来是和汐沫一起来漠北的,在上一个镇子留下汐沫,让他好继续打听流年师姐女儿的消息,自己去下一个地方求证得来的最新消息,想着兵分两路可以快一些找到那孩子,却不想一日的光景,君临就布置好了杀手埋伏她。看来此行,是又要空手而归了。这一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再寻找师姐的女儿,几乎跑遍了漠北,终是没有任何收获。

  烟花发出不到一个时辰,汐沫便匆匆赶来。凭借火光很快找到了两个人。

  “阁主!”汐沫看到满小鱼重伤躺在地上,颜若则只穿里衣坐在火堆旁,一瞬间觉得大脑不太够用,这是什么情况?阁主被非礼了,还是阁主非礼了别人?天啊,他怎么跟夜哥哥交代。不过看那姑娘鼻青脸肿的样子,应该是宁死不从然后被非礼的那个。哎呀,心疼死哥哥了,阁主下手太狠了,怎么可以打女人?想着想着,就一直盯着颜若的脸看,完全忽略了人家是个衣服穿得很少的姑娘。

  满小鱼听不到汐沫说话就能想象到他现在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个号称“天下第一怜香惜玉”的男子铁定想歪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想着是人家姑娘受不了跑开了。正想解释一番,还没开口,就听到一个耳光声,满小鱼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流氓!!”啪的一声,颜若尖叫着一巴掌打在了汐沫的俊脸上。

  满小鱼一听事态发展严重,慌忙阻止:“咳咳,汐沫。不得无礼。颜若姑娘,这位是汐沫,来接应我们的人。”

  颜若知道打了要救她们的人,连忙躲到满小鱼旁边。全然没了那打人的气势。

  “汐沫,我被那些小人伤了眼睛,多亏颜若出手相救。现在你带我们去前边的镇上吧,我调养一番,现在也不方便赶回京城了,那就等办完正事再说吧。”满小鱼吩咐着:“把你的披风给颜若姑娘用吧。她的衣服被火烧了。”

  “是,阁主。”说着,汐沫解下披风,亲手给颜若披上:“我呢,要不是看你是女人,早就打你了我跟你说。敢打我的人早就死翘翘了,所以,要感激本少侠知道吗?”

  见颜若默不作声,以为她还在为打了自己而感到内疚呢。转身扶起小鱼,准备离去,却见颜若依旧愣愣的站着。

  “颜若姑娘,走吧!”汐沫喊了一声,颜若却突然跪了下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