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六章 回故地,良缘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回故地,良缘近。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14 08:18 字数:2528

  时光荏苒,如今的她们褪去了稚嫩,经营帮派势力。

  “我会把京城的商贸往外地扩展的。”梦秋顿了一顿,说道:“君临之所以对我们出手,不是忌惮我们会威胁他们的地位。而是她们内部财政空缺,而京城的财富商贸大多在我们风凌手里,所以我告诉奕剑要拿他们副帮主的狗头来换我手里的一百家商铺,他答应了。那个副帮主还在水牢里,怎么处置?”

  “放了吧,走狗罢了。”满小鱼闭上疲惫的双眼,思索着整个帮派以后的走向。

  “小鱼,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梦秋站起身,银铃随着她的脚步声不断发出声音,在一幅山水画前站定,似是在欣赏却又心不在焉,只是静静摩擦这画纸,常年拿剑的手上有些粗糙,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我不就是个例子吗?”

  是啊,当年魔尊如果杀了梦秋,那魔尊以及整个魔教就不会被灭了。

  “狗咬人了,那就是咬人了。不能去区分是被指使着咬人还是出于本性的咬人,不是吗?”梦秋回眸对着满小鱼一笑:“但是我尊重你的决定。”

  满小鱼一瞬间豁然开朗:“不如扔出去,自生自灭如何。”

  如今自己是一派之主,可不能再妇人之仁了。那人作恶多端,扔出去必死无疑。

  二人在书房聊至夕阳西下方才出来。梦秋如往常一样凌空而起,一串音铃声中,消失不见。

  “你们两个考虑好了没有?”夜歌真是无语问苍天,人家挤破头拜他为师他看都不多看一眼,收个小鬼头做徒弟二人还要商量。

  满小鱼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幅情景,两个小鬼坐在凳子上窃窃私语,夜歌蹲在地上一直摇头叹气。满小鱼觉得好笑:“这是怎么了?”

  “娘!”宿何言何站起来请满小鱼坐下,恭敬地站在一旁。

  “我看这俩小鬼是很有天赋想收了。”夜歌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被未来的儿子耍了。

  “很好啊。”满小鱼摸了摸两个小鬼的头:“你们如果能得到夜歌先生的指点,也是很不错的。”

  “可是,夜歌先生让我们学医术而不是五行之术。”宿何仰着脸,一副我不学医就不学医的傲娇小表情,逗得满小鱼一下子 笑出了声。

  反而是言何仍然是沉思的样子。满小鱼还想再说些什么。言何却轻轻开口了:“娘亲,不如......我跟着夜歌先生学医吧,也许有一天,我会研制出解药,解了我和宿何体内的毒。”言何一脸严肃的样子引得满小鱼和夜歌都是一怔,互视了一眼,满小鱼把两个孩子涌入怀里,有些内疚,两个孩子是她坚持带回来的,却对他们体内的毒束手无策,让他们不能像正常的孩子那样体会成长的快乐,是自己对不起孩子。

  感受到满小鱼情绪有些低落,夜歌从她身后搂住了她的肩膀:“以后你还有我。”

  “嗯。”有你,真好。

  “小鱼,不如......”夜歌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来,眉眼也是充满喜意:“我们成亲吧。”

  “成亲????”显然,两个小鬼的反应比满小鱼还大。

  满小鱼理了理衣裙,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竟是准备离开:“看心情!”丢下了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带孩子扬长而去了。

  夜歌追出到门口,已不见了三人的踪影:“喂,小鱼,那你现在到底是心情好还是不好啊。”

  回答他的,只有头顶的翩然的乌鸦。

  殊不知,这心情,一看就是看了将近十年。

  醉红楼里,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红色的纱帘随风而漾,汐沫和东方站在这高达十米的建筑里,如果不是曾经来了无数次有了经验,汐沫觉得他肯定一早就晕过去了,脑海中一直浮现两个字:奢华。

  大厅正中间鎏金的牡丹舞台周围,水波流动,云雾缭绕,几名妙曼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

  看官们举杯共饮,评头论足。这大厅里接待的,大多是有些小钱的恩客,和跑江湖的小人物。二楼雅间里的会是当地的一些有名望的人,书生之类。三楼的则是有权有势的富贵人,有江湖领头人物,也有朝廷官员。四楼的则是一些顶级的贵人了,能在这四楼定下包间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隐士高人了。

  汐沫和东方显然已经来过无数次,跟门口的妈妈打过招呼就顺着朱红的梯子螺旋而上。

  四楼,听风阁。

  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似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粗中有细的摆设装饰,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与大堂的奢华截然相反。

  只见临窗而立一名白衣女子,臻首娥眉,不施粉黛却见肤白如雪,眉不画而黑,唇不点而朱,指尖正缠着一缕乌发玩弄着,只觉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虽身处青楼,却有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神圣,此人正是醉红楼的花魁朝慕姑娘。听到开门声,微微侧身:“你们来了?”

  东方身子瞬间变得僵硬,汐沫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脸坏笑的拍了拍不自然的东方,走到了朝慕身边:“慕姐姐,有没有想我啊?”

  朝慕低笑不语,示意二人看向窗外,对面的醉香楼里,君临的帮主奕剑正和一个身穿官服的男人笑着说些什么,而后告别上了马车,向着反方向离去。

  朝慕泡茶时那行云流水的动作看着甚是养眼,很快泡好了一壶龙井后给二人各自斟好了一杯,等着两人坐定才不徐不缓的开口:“君临归顺了朝廷。每逢初六十八,都会在醉香楼吃酒。”

  “这个醉香楼太不要脸了!”汐沫的关注点显然和别人不太一样:“咱们醉红楼生意火了,他就来开个醉香楼卖菜,太不要脸了!!!”

  “他们坏了江湖的规矩。”东方和朝慕直接忽视了那个不在线上的汐沫。

  “多了朝廷的庇护,一时半会根本动不了他们。”朝慕淡淡品茗,话语中没有任何情绪。

  “看来,不仅我们要小心了,你也得多加小心。”东方冷硬的冰山脸难得有些许柔和。

  “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醉红楼的东家可是富可敌国的人,担心什么,何况朝慕姐姐武功那么好。”汐沫看着两个人一副仿佛没有外人在场就差卿卿我我了,实在看不下去,我这么帅你俩看不到吗?

  “听说,对面的菜真的挺不错的。”朝慕淡淡的下逐客令:“你们可以去尝尝。”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东方不放心的交代着。

  “醉红楼不在风凌产业名下,有何惧。”朝慕理着衣袖,云淡风轻的样子。

  满小鱼得到东方带回来的消息,做了隐藏锋芒的的决定。保风凌一时风平浪静,蓄势待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