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凌:执手画江湖第三章 安身之地遇故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安身之地遇故人

小说: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作者:黎家小娘子 更新时间:2016-09-11 08:14 字数:2264

“这江湖,能把这奇门遁甲之术用的如此完美的人,也不多了。”满小鱼笑着回道,想到还要在这里借宿,又拱手笑道:“风凌阁满小鱼见过前辈,我风凌遇袭躲至此,并非有意打扰,望前辈......”

  “哎~”夜歌将额前随风而散的发抚开,笑着看向满小鱼:“姑娘严重了,相逢即是有缘,何必那么多客套。”说着,略一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满小鱼望了一眼身后私语的人,她们损伤惨重,实在不宜再奔波,如今留下,是最明智的选择,更何况,外面还有君临的人虎视眈眈。略一思索,向东方,汐沫点头示意,带头向前走去。

  林间深处,雾气越发的重,这种静谧中的脚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心智不坚定的,此刻怕是早已崩溃,后面的人看着满小鱼在前方从容淡定模样,忽然也就心安了。夜歌微微颔首,这女子,果然没让他失望。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来到了一片石林前:“满女侠,可有兴趣破了我这石卫?”

  满小鱼抬眸望向那错综而立的的石柱,是梅花桩的样式布局,只不过地上并不平坦,到处都是拇指粗的洞口,想必走错一步,就必定是要丧身此地了,满小鱼看了看身后,大多数弟子身负重伤,高傲如她,却不得不低头:“前辈,我派中弟子实在不宜耽搁救治,这阵法,不如改日再来向您讨教。”

  夜歌唇角不自觉的扬了扬,心情很好的样子。没错,他当然知道那些人的伤不适合拖延,就是想要单纯的逗逗满小鱼而已,谁让这个女人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精心布置的八卦阵呢,把她和她的累赘带回来,只是找一个陪自己破阵摆阵的伴儿罢了。

  他不知道的是,满小鱼为了让汐沫和东方顺利破阵而以树叶和他对乐,早已气血翻涌,此刻在强撑着罢了。

  夜歌看满小鱼一副你要强迫我就走的模样,笑呵呵的对身边的小猴子招了招手:“丫头,去给客人开门。”

  小猴子听到主人的吩咐,吱吱两声便越上树枝,拨弄开关去了。

  满小鱼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她从一开始就看出了夜歌对她的兴趣,即使他隐藏的很深。这就叫做欲擒故纵。此刻若是依了他的刁难,即使破阵,夜歌对她的兴趣定会减少,因为夜歌这类的隐士高人,定不会对百依百顺的女子感兴趣。那么众人也就不会太安全了,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再奔波找容身之所。而拒绝,保全了双方的颜面,还会让夜歌觉得她有更大的挖掘价值。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与想法,是满小鱼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可怜此刻的夜歌还在为自己让这个女子服软而自喜,殊不知,早就被这个看似认输的女子摆了一道。

  石卫渐渐自动移至两旁,夜歌先一步离开,小猴子蹦跳这在前方引路。众人得到安顿时,夜歌回来,扔了一堆止血化瘀的草药,便又离开了。众人无忧无虑的休养了几天后,夜歌回来了。

  夕阳西下,余晖拉长了站在山顶二人的身影,微风轻拂,送来了自然的清甜味道。

  “前辈叫我单独前来,可是有什么指教?”满小鱼的声音不卑不亢,声音淡雅如莲。

  满小鱼今日穿着一件浅水蓝的长裙,袖口绣洁白的花边,颈前叠两层乳白色纱领,繁复而精致。长发及腰,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水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薄如蝉翼的纱质料子随步子微动出涟漪,宛如淡梅初绽,未见艳丽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

  与初见时的狼狈差异甚大,那时候是在逃命,身上满是泥水污垢,和血腥的味道,现在清新淡雅的她更让夜歌多了几分沉醉。夜歌不自觉的捂上胸口,怎么心跳这么厉害,莫非一见钟情了?一醉才华,处事不惊,二醉外貌,淡然不俗。仅此两点,已将夜歌百转千回依旧挂念。

  “前辈?”满小鱼轻撇了一眼发愣的夜歌,转身到树下的石凳坐下,随手泡起了茶。这怪人,怕是一时半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出不来了,她可不想站在风口陪他发愣。既然他特意叫自己出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她,没关系,自己等得起。

  夜歌没有让满小鱼等太久,他只是在考虑自己什么时候对这个清冷的丫头动心而已。得不到答案,很快就回过神来。笑着坐到了满小鱼对面,看满小鱼为他斟了一杯茶水才缓缓开口:“我叫夜歌!”笑着的语气里,有着最初不曾有的温柔。

  满小鱼却忽然站了起来,双眼直直的看向夜歌,不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细节。夜歌,是师父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人,一个天才,一个神一样存在的人。

  师父云慕缓善武艺,一生收三徒,大弟子流年,二弟子是自己,三师妹现在还在山上学艺。而师父的师兄云渐离善医,五行之道,一生只得一徒,也是他的儿子,便是夜歌了,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师父师伯本是情投意合,却不知什么原因师伯最后娶了别人,师父看起来却并不恨师伯,只是常说:“你们三个,谁能把你们夜歌师兄拐来就好了。”

  没想到,15岁就出师下山的夜歌师兄竟然隐居在此地多年,这无欲山可是打着隐士高人的旗号呢,霸占山头的节奏啊。而夜歌师兄下山的理由,据说,是为了找媳妇呢,怎么没见到师嫂,而是一只猴子和他作伴呢?

  “师兄?”满小鱼似笑非笑的看着夜歌,眼里满是戏谑。

  “看来师妹是听说过为兄的大名了,还知道叫一个师兄。孺子可教。”显然,在身份上能够压满小鱼一头夜歌是很开心的。只是此刻的他不知道,来未他那漫长的一生,都是一个妻奴的形象。

  坐在树枝上啃苹果的小猴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唉,主人好像变笨了,我都看出那个女人的调戏了,你怎么就看不到?我要换主人,以后跟着这个男人没前途了。扔了苹果,跳下树枝跑了。不认识这个笨男人。

  “听闻......师兄你当年下山,是为了找媳妇?”满小鱼食指围着水杯边缘轻轻的转圈,指肚上很快沾染了水渍,她轻轻扬眉,看向夜歌。

  满小鱼无意间的动作,看在夜歌眼中却是无比的美丽诱惑,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萝莉御姐,我来者不拒。”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醉风凌:执手画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