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木言第一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小说:兮木言 作者:风言兮 更新时间:2016-08-29 13:36 字数:2964

  传说在樱之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来到这,她对武功天赋异禀,也精通医术,在这里,她的故事被人传颂,可她来这里的初衷只有一个——寻找湾珀兮。

   她叫兮木,父亲名叫兮恭,曾是祁镇名震一时的英雄,母亲名叫禾菂,他们都是习武的天才。小时候兮木就对家里的刀、剑,只要是尖的她都很感兴趣,甚至于尖的木头她都会拿到手里挥几下,不过每次被父母发现后,父母都会把她手里的东西弄烂扔掉并呵斥她以后绝对不能再碰这些东西。

   她的父母自从上次与魔邪大战后,母亲身负重伤,不得不退出武林,安心养病,她的父母也深深的知道,当一个习武之人会承受多大的痛苦,所以他们希望他们的女儿能够去学医,以后能帮助更多的人,便从小就把兮木带到医术高明的奕淂医师那里当学徒。

   15岁那年,兮木在奕淂医师那里也当了 8年学徒了,兮木也知道母亲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健康,每两个月父亲都陪着母亲会去奕淂医师那里看病,并且都会让兮木回避。

   一次父母去看病,奕淂医师在大厅静坐着望着门口。

   兮木的父母来了,禾菂看起来很虚弱,兮恭正搀扶着她,奕淂医师马上走上前去帮助兮恭扶着禾菂,问他们:“你们怎么来了?离看病的时间还有半个月啊。是不是禾菂姐病又犯了?”

   兮恭一脸担心的说:“医师,你看看吧,夫人她在厨房熬药的时候就突然晕倒了。”

   奕淂赶紧同兮恭把禾菂送到专门给禾菂治病的四楼一个房间里。

   这时,医馆门口走来一位身上多处被剑刺伤的伤者,已经没力气的躺在地上了,正好被兮木看到了,兮木赶紧过去扶起伤者,可伤者太重了,兮木扶不起,便赶紧喊来单沪师弟过来帮忙才把这位伤者扶到病床上,兮木让单沪师弟给伤者止血,因为兮木在医馆都是给师父抓抓药的,虽然学了点医术,但也只是皮毛,对于这种大伤还是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于是她便在一楼喊着:“师父,师父!”

   兮木一楼一楼地找,到了三楼,她记起奕淂医师告诉过他不能上四楼,所以她犹豫了一会儿,想了想:这个时候还管什么规矩啊,人命关天啊!

   于是,她破了这个例子,蹑手蹑脚上到四楼,她原本还以为师父不让她去四楼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有许多宝贵的药材还是什么猛兽之类东西,可四楼除了房间就都是房间了啊。

   她蹑手蹑脚,生怕会被师父发现,走得跟做贼一样,她在前面的一个房间里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悄悄地走过去,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她十分疑惑,便把耳朵又更贴紧门听着。

   兮恭焦急地问:“医师,我夫人她怎么样啊?”

   奕淂一副很愁苦的样子说:“情况不是很乐观啊!”

   奕淂紧接着说:“如果想要根治这种病,还是要找到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湾珀兮。”

   兮恭有点郁闷又有点急躁地说:“可是依我的能力,怎么去找药啊!何况我还要照顾兮木和我夫人啊!”

   奕淂耐心的说:“兮木也这么大了,也该为你们分担点了,告诉她也无妨啊!”

   兮恭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们发现了兮木有着超凡的武功天赋,可她从小我们都不让她去沾染一点关于武术的工具,我就是不想让她像她娘一样啊!”

   “咚咚咚?”兮木敲开了门,奕淂从凳子上立马站起来,又心虚又生气的呵斥到:“兮木,不是告诉过你不能上四楼吗!你知道违反我规定的后果吗!”兮恭也惊讶的看着兮木。禾菂还是躺在床上。

   “师父,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要上四楼的,只是现在人命关天啊,医馆来了一位伤者,我迫不得已才跑上来找到师父的。 ”

   奕淂听到有伤者,赶紧冲下楼去,看见单沪手忙脚乱地在止血,可血根本止不住!

   奕淂三步并作两步,带上消毒手套,冲上前去,单沪自动走开,半分钟时间就把血给止住了。

   奕淂呼了一口气:“单沪,你在旁边照顾病人,一会如果他抽搐就叫我。”

   “哦。”单沪用着敬佩的眼神望着奕淂。

   “师父!”兮木叫住奕淂。

   “什么事?”奕淂依旧忙着手里的事,也没反过头来。

   “我母亲的病??”兮木还没说完。奕淂就紧接着说:“你今天上四楼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显然,奕淂故意在回避兮木的话题。

   “师父,你原谅我这次吧,毕竟我也是为了救人啊。”兮木无奈的说到,“师父,我母亲的病很严重吗?”兮木穷追不舍。

   奕淂严厉的说:“小小年纪,问这么多干嘛!快去把门口的血给清理干净!”

   “哦。”兮木撅起嘴来,不情愿的走到门口。

   “医师,我夫人她怎么样啊?”

   “情况不是很乐观啊!”

   “如果想要根治这种病,还是要找到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湾珀兮。”

   在四楼偷听的话,兮木一边在门口拖地,一边在回想:“湾珀兮?湾珀兮?”手里的活也不禁的停下来。

   这时,奕淂提着一篮子出来了:“兮木,好好拖地,发什么呆呢!”

   兮木回过神来,身子震了一下: “哦?师父,你这是要去哪啊?”兮木一看师父提这个篮子,断定应该是要去采药了。

   “医馆里有几味药材都给那位伤者用完了,我去采药,大概要几天之后才能回来吧。你可是这里的师姐啊,好好照顾师弟师妹们啊,如果有什么大伤的伤者,去我房间桌子中间的抽屉里找到《医科二》按上面的指示照顾病人。记住,那本书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看。”奕淂特别提醒兮木。

   “好嘞!”兮木一听到师父要去外面,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一看奕淂走远了,兮木赶紧拿着拖把进医馆了。

   “哎,这丫头,希望他能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吧!”奕淂笑了笑,又继续大步的往前走了。

   “单沪!快过来”兮木在医馆大厅拿着拖把大喊道。

   “师姐,师姐,怎么了?”单沪从厨房跑过来,身上还系着围裙,出来的时候有用围裙擦了擦手。

   兮木一边把拖把塞到单沪手里,一边说:“你快去拖一下门口那滩血。快去。”

   单沪被兮木往门口的方向推:“师姐,可是?”

   兮木用警告的语气打断单沪的话:“我可跟你说啊,师父出去采药了,这几天医馆我最大,师父跟我说,他不在的这几天,我的命令就相当于师父的命令,你敢违抗师父吗?”

   他们没有继续前进了,兮木又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好吧。”单沪无奈的说到。

   兮木暗自偷笑,转身就进入了师父的房间,要知道,兮木跟着奕淂8年了,要说起真本事,奕淂还真是没有教他们,每次问起来,奕淂都会说还没到这个时候。要是他们真的会一点,那都是偷师学来的。

   兮木觉得来师父这8年了,自己学到的东西都是偷偷学到的,那太不爽了,趁着师父出去的这几天,要把知识全给补回来!

   兮木走进师父的房间,奕淂的房间十分干净整洁,房间里什么都好,就是有一股很大的草药味。

   兮木来到桌子前,感觉有一种很大的使命一样,沉重地拉开抽屉,一拉开抽屉《医科二》就醒目的被兮木看到了。

   “哇塞,这就是传说中医神乐喜大师写的《医科二》哇,天哪!”兮木双手捧着书,两眼放光。

   她心里打着小算盘:嘿嘿,师父走了,他平时都不会教我们医术,这次我要学到医术,回家给母亲治病!

   她到桌子底下把椅子抽出来,坐到椅子上,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生怕会把这珍贵的书撕烂似的。

   师父这里会不会有关于药材的书呢?

   她又拉开抽屉,果然又翻到一本《药材大全》,师父上次好像是说要找到什么湾珀兮吧。

   她翻到目录,找到了湾珀兮三个字,在最后一个。

   “1032页…”兮木念叨着。

   翻到1032页。

   “湾珀兮,现只有在神秘的樱之陆,最北边的极寒极苦之地生长的一味十分珍贵,十分神奇的药材,一朵花一共四瓣,分别为赤、青、橙、蓝四种颜色。服下一瓣,人便会神清气爽,服下两瓣,眼睛由瞎复明,由明更明,服下三瓣,四肢将会健全,四瓣全服,将包治百病。但湾珀兮只有在每十年的七月十日左右才开放,开花时间只有三个时辰左右,若三小时内无人摘取,花便自动枯萎,若三小时内被人摘取,花便能自己成仙,直到变回原形,被人食用。”兮木一字一句地念着书上的内容。

风言兮 说:第一次写小说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兮木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