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雪月第九章下场比赛的对手竟是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下场比赛的对手竟是他?

小说:烈阳雪月 作者:末色琉璃 更新时间:2016-10-02 09:07 字数:2035

  芜害怕了,空气中的威压仿佛在告诉她:就凭你也敢挑战上古神兽九天朝阳凤吗?

  芜看了看夏若樱,又看了看面前的朝恋茶。发动第一个招数:“双龙噬天——困!”

  朝恋茶看着她发布的结界,说:“这种不实用结界,你到底想要困住谁?”

  芜向夏沐奔去,说:“只有一分钟,但也够了!”

  朝恋茶马上反应了过来,转过身来。说:“小姐,小心!”

  夏沐看了看芜,说:“目标是我?”

  芜在手心中凝聚力量,说:“对不起了,既然是命令。那就不得不做到了!”

  夏沐使用了风灵根,瞬移到芜的身后。说:“风决——血刃”

  虽然它叫血刃,却不用自己的血来发动。但如果发动了,就必须要见血!

  夏若樱看着这不可能的一幕,跑了上去。扶起芜,说:“你怎么能这样?比武规定主人不可以帮助灵兽的,而你!!”

  裁判也走了出来,宣布夏沐的胜利无效。并且夏沐杀了夏若樱的灵兽芜,一命换一命!说是裁判,却早已被夏炎收买了。

  朝恋茶生气了,说:“你这是什么裁判?明明就是她先来个声东击西的,小姐只是正当防卫!”

  一条锁链捆住了朝恋茶,无论她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夏沐召唤出了沐天折扇,说:“澄儿,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击打破那条锁链吗?”

  澄儿说:“有是有,你想干什么?小姐?难不成你要……”

  夏沐打开折扇,说:“既然知道了,那你还帮不帮我?”

  澄儿突然笑了一下,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夏沐点了下头,说:“好,我明白了!沐天折扇,碎空之刃!”

  困住朝恋茶的锁链开始碎了,化做尘埃散去。夏沐竟再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救朝恋茶,真是不知死活!

  夏沐走了上去,说:“这灵兽是我杀的,那么自然也该拿我的命来偿还。你们不该扯上恋茶,我领死!”

  朝恋茶一愣,说:“不可以,小姐!那根本是她故意的,你没有必要怎么做!”

  夏若樱碰了碰裁判,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裁判点了点头,说:“小姐放心,我自有打算。”

  朝恋茶问澄儿:“你怎么不拦着小姐啊?”

  澄儿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台上的夏沐。突然有个穿着红色的男子走了进来,掐住了裁判的脖子。

  夏若樱往后退了几步,说:“你是谁,凭什么进擂台?”

  男人看了看夏若樱,说:“哦?夏家的二小姐吗?难道你父亲没说过不要惹十二星君的白羊星君吗?”

  夏若樱说:“白羊星君又怎么样,她既然杀了我的灵兽,就应该偿命的!”

  白羊星君一下子笑了,说:“那根本不是沐儿的错,是你给她吃了什么吧?”

  夏若樱睁大了眼睛,说:“你怎么知道?”

  台下开始议论纷纷了,到底怎么回事?白羊星君走向夏沐,说:“你刚刚说的话可是让双鱼很生气呀!”夏沐淡淡地说:“她也在啊?”

  白羊星君转向观众席,说:“既然这个裁判黑白不分,那么就由我决定胜方是谁。那就是,夏沐!”

  朝恋茶叹了一口气,该说什么好呢?不过,结局还是不错的。

  夏若樱质问白羊星君:“凭什么你说你是白羊星君,那就是了?你也得拿出证据来,不是吗?”

  白羊星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整天来来往往皇宫内外。还有人不认识他,还真是个天大的笑话。说:“那,你要我怎么证明我就是白羊星君?”

  夏若樱早就听说过白羊星君力大无穷,灵力也是位于十二星君的第九位。说:“你只要举起一座大山就可以了,如果是白羊星君就不会连怎么一点东西都举不起来?”

  一座大山?这个夏若樱还真会刁难人,一座大山平常人怎么举得起来?估计也只有白羊星君才会有怎么变态的设定了,亏她想的出来啊!

  录衣也看不下去了,现出了令牌。说:“双鱼星令,这可是冒牌不了的!”

  夏若樱连忙后退,看了一眼夏沐。说:“算你好运!”

  录衣生气地转过了头,说:“你还真准备上断头台啊!真不明白,我怎么会收了你怎么个倔强徒弟?不过,连我都觉得麻烦的的御兽链。都可以轻松解决了,进步很大嘛!”

  夏沐抬头看了看录衣,说:“真是那样就好了?”

  录衣没听明白,说:“你说,什么?”

  夏沐瞬间跌坐在地上,说:“你们都觉得麻烦,我又怎么可能会怎么容易?”

  录衣摇了摇头,说:“也是呢!不过,你早就察觉了吧?她这次本就是针对你的,不是吗”

  夏沐笑了笑,说:“谁知道呢?还是说你觉得她还有别的目的吗?”

  朝恋茶冲了上来,说:“小姐,你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不要命了吗?那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错!”

  录衣抱起了夏沐,说:“好了,那招已经把你的力气用完了吧?”

  夏沐点了点头,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录衣想了想,说:“想你了呗!”

  却受到了夏沐不信任的眼神,骗谁呢?录衣向来不会撒谎,她忧心地看着夏沐。害怕夏沐戳破她的谎言,总不能说出来的吧!夏沐看着她,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说:“你不想说,那就别说了!你那副表情,还真是难看!看起来像我刚刚虐待你了一样,回去吧!”

  录衣听到难看俩字时有许些生气,她暗暗想到,好险我听完了这句话。录衣低下了头,看了看已经睡着了的夏沐。她笑了,真是一个不会表达情感的笨蛋!

  朝恋茶平静地望着天空,想起了以前。那段不堪的回忆,触动了朝恋茶心弦。她闭上了眼睛,但她还是察觉到了澄儿的到来。

  朝恋茶闭着眼睛,问:“为什么?那时不拦着小姐?”

  澄儿微微一笑,说:“你说呢?”

  比赛已经到了第三天了,开始进行抽签。夏沐看着签,说:“想不到,下个对手是他?”

末色琉璃 说:快来加琉璃吧!有剧情透漏哦?-ω-`3107155643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烈阳雪月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