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凰万岁万万岁第八章 地狱魔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地狱魔鬼

小说:吾凰万岁万万岁 作者:桔子罐头 更新时间:2017-01-12 10:56 字数:2710

独孤岑一路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寝宫,刚进去便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立在殿中,背对着自己,浑身的寒气让独孤岑忍不住发抖。

  “齐王……”

  小责子跪在一旁,被打的浑身是血,身子犹如风中的柳枝,抖动的厉害,脸色煞白。

  “来人!”霍景逸头也没回,声音很淡,听不出喜怒。

  可独孤岑知道,他现在一定怒火冲天!

  “属下在!”蓝护卫从暗处现身。

  “将那狗奴才的眼睛挖了!”

  小责子一听,吓得忙跪地求饶,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泣不成声。

  “王爷,奴才知错了,王爷,求求您饶了奴才这一回吧,奴才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独孤岑也心中一紧,看着一脸寒霜的蓝护卫走向小责子,满身的杀气。

  “齐……齐王,您饶了小责子吧。”独孤岑也讨厌小责子,可他无法做到亲眼看着一个人的眼睛被活生生的挖出。

  “呵。”霍景逸好笑的回头看着独孤岑,“你不过是本王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替别人求情?”

  独孤岑脸上一僵,他早该知道自己的求情是多此一举的。

  “王爷,王爷啊!”蓝护卫已经捉住了小责子的头,小责子吓得嘶声力竭的呼叫。

  那样毛骨悚然的叫声和惊恐的面容,独孤岑不敢再看第二眼,急速的低下头,他……救不了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下巴一痛,霍景逸狠狠的捏着独孤岑的下巴,让他抬眼看着小责子,霍景逸在独孤岑耳边阴恻恻的道:“看吧,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本王不会杀你,但是本王会杀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独孤岑被强迫着抬头看着眼前将要发生的酷刑,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怕了?怕就对了,小德子是因你而死的,小责子也要因你而死,你可以放肆,你尽管放肆,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不要这样……”独孤岑哀求着,胆颤着,惊怕着。蓝护卫手中的匕首已经出窍,那闪着寒芒的刀光闪在独孤岑的眼中,是那样的冰寒和恐怖。

  他很想闭上眼睛,可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反而越睁越大,整个瞳孔都是小责子那惊恐呼救的脸,还有那把锋利的匕首。

  不要……

  利刃猛的刺入小责子惊恐的眼中,就像刺在独孤岑的眼中一样,生疼。

  “啊!!!”喷薄而出的鲜红随着小责子凄厉的惨叫声将独孤岑震的呆立在原地,身子也不再抖动,心脏也不再跳动。

  那一刻,独孤岑好像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死寂,无尽的黑暗正吞噬着他刚刚成长坚强起来的心,一点一点的蚕食,再也不留半分鲜红。

  小责子满脸是血,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不断的向外涌着血,被鲜血染红的眼球就那么耷拉在脸上。

  小责子在哭喊几声后,痛晕了过去。倒下去的时候,一只眼球被甩掉,咕噜噜的滚到独孤岑的脚下。

  许久,独孤岑才找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却正好坐在那圆滚滚的眼珠上,不由得身子狠很一抖,尖叫着慌乱的向后退去。

  这个魔鬼!

  霍景逸这个魔鬼!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将这贱奴给本王扔出去喂狗!”

  独孤岑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霍景逸,挖了眼睛还不算完,竟要将人活生生的喂狗吗?“你到底是不是人?!”

  这话独孤岑想问了许久,他一直想问霍景逸,他的心到底是不是黑色的,他到底是不是人!

  霍景逸一脚踢向独孤岑,然后狠狠的踩着独孤岑的脸,俯身讥笑着道:“本王不是人,是向你们这群该死之人讨债的鬼!”

  独孤岑看着怒容满面的霍景逸,那因怒气涨红的脸和暴涨的血管格外渗人,鼻翼也不停的抖动着,眼睛赤红着,真如一个从地狱爬出的凶鬼,阴狠残忍。

  霍景逸看着独孤岑,忽然笑了,“把本王的猎狗牵到这里来,给咱们的皇上长长见识!”

  蓝护卫看了眼被霍景逸踩在脚底的独孤岑,眸光有些松动,却还是将那四条凶猛疯狂的猎狗牵了来。

  这四条猎狗是霍景逸专门驯养的,兽性很大,每日都是生食活物,不听话的奴才当然也吃过不少了。

  在看见躺在地上一身血污的小责子时,猎狗发出了兴奋的嘶吼声,双眼暴凸,锋利的犬齿暴露在空气中,不断有口水滴落,鼻子不断的抖动和收缩着,前脚拼命的在地上扒着,恨不得立时冲上去将小责子吞吃入腹。

  那样毫无保留的原始兽性,让独孤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比霍景逸让人挖出小责子的眼睛还要恐惧!

  霍景逸收起独孤岑脸上的脚,在空中拍了拍手,四个守卫抬了一个铁笼上前,放在小责子身边,然后退了出去。

  霍景逸像拎小鸡一样将独孤岑拎起扔进铁笼,然后朝着蓝护卫道:“放!”

  在蓝护卫松手的瞬间,四条猎狗如地狱的凶残猛兽一般扑向昏死过去的小责子,因为独孤岑在小责子的身旁,看到穷凶极恶的猎狗扑来的时候,就像是在扑向自己,心神俱裂的拼命尖叫起来。

  “啊!!啊!!”稚嫩的尖叫声划破皇宫寂静的夜空,却划不破霍景逸织就的恐怖大网。

  无论独孤岑如何的尖叫,如何的挣扎,耳中始终充斥着猎狗兽性的低吼和血肉撕裂,鲜血喷出的声音,近在咫尺。

  小责子从剧痛中醒来,被眼前的景象和周身的剧痛折磨的死去活来,尖叫不断,独孤岑猛的抬起头,脖子僵硬的扭头看向不断挣扎的小责子。

  他不想看的,他发誓他真的不想看的,可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抬起了头,睁开了眼。

  小责子的四肢和躯干已经被猎狗咬的残破不全,一只胳膊已经剩下森森的白骨,小责子还在尖叫,可那叫声已经浑浊,也渐渐没了力气。

  一只猎狗咬着小责子的肚子猛的一撕,肠子瞬间滑倒了地上,另一只猎狗则狠狠的咬住了小责子的咽喉,疯狂的甩动,小责子口中涌出大片的鲜血,再也叫不出声……

  “啊!!!”独孤岑伸手捂住眼睛,小责子身上的血溅了他满身满脸,排山倒海的恐惧让独孤岑几欲发疯!

  不!不!不要!

  霍景逸的笑声传入耳中,“哈哈,能入本王爱犬的肚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独孤岑拼命的摇着头,不断的哭喊,他不是人,霍景逸根本就不是人!

  他连魔鬼都不如!他比魔鬼还要残忍千倍万倍!

  风萧殿,独孤煜隐隐听着独孤岑的尖叫,心中一阵慌乱,抬脚向独孤岑的寝宫跑去,一路上摔倒好几次,磕破了膝盖,擦破了手掌,独孤煜像是没有知觉,依旧发了疯般向前奔跑。

  那样惊惧和无助的叫声,让独孤煜几欲崩溃,根本顾不得自己。

  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挡在了眼前,独孤煜猛的顿住身形,看向一脸残忍笑容的霍景逸,心中突突直跳。

  “齐王……”

  霍景逸一步一步靠近独孤煜,森然一笑,“煜王,这么晚还不睡,是有什么心事吗?”

  对霍景逸的不答反问,独孤煜蹙了蹙眉,“本王方才听见皇上的叫声,放心不下,特来看看。”

  霍景逸看着眉间紧蹙的独孤煜,有片刻的失神,那双眉紧蹙的样子更像那个伤他至深的女人了!

  一想到那个背叛他的无情女人,霍景逸心痛的疯狂一笑,伸手将独孤煜提起,紧紧的盯着那张脸,“长的还真是像!你怎么就不是一个女儿身呢?”

  独孤煜双脚离地,被举在空中,因霍景逸眼中闪着的熊熊火光惊的后背起了一层的冷汗。

  “齐…齐王……”

  “不过……不是女儿身也没有关系,本王不介意!”

  独孤煜在霍景逸闪着仇恨和情欲的眸中惊的睁大了眼睛。

  不……

  那一夜,整个皇宫都飘散着小责子的哭喊和独孤岑的尖叫。

  那一夜,让整个皇宫中的人都谈之色变。

  那一夜,发生了太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吾凰万岁万万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