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商策第六章 荣寿堂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荣寿堂上

小说:嫡女商策 作者:明湄 更新时间:2016-07-22 13:24 字数:2320

  金钏咬着牙,在院子里站了一小会儿,努力收起眼中喷薄欲出的不悦后,方才愤愤地进来通报:“二小姐和三小姐,可算是来了!”

  老夫人一眼看见她头上的白色花朵,当下一拍桌子怒起质问:“你这是怎么搞的?”

  金钏瑟缩一下,心中一动,上次在厨房里拿的半块姜还在荷包里(她用这个驱虫)。于是她假借掏手帕的动作把姜片包进来,然后在眼角“轻点”几下,顿时泪如泉涌。“回老夫人,是,是二小姐摘了莲池里的花,还非要这样......”

  “放肆!”

  “她好大的胆子!我平日都不敢亵渎了这佛花,她真是......也不知是谁纵出来的性子!”老夫人一边冷笑,一边命人把叶玖叫进来,那锋利的眼刀却只往左手边第一把椅子上坐着的夫人身上甩。她有意落叶玖的面子,声音大得让外面的人都听个分明,给叶玖打帘子的丫鬟想到金钏的模样,有些忍不住地轻咳了两声,压下幸灾乐祸的笑。

  叶玖进了屋子,先向主位上坐着的老夫人行礼,不咸不淡地道上一句:“祖母万福。”叶瑛也是这般,但神色要更冷上几分。

  半晌也不见老夫人叫起,一时间有的人都低声笑开了。

  五小姐叶玥在老夫人身边给她用美人锤力道适中地敲腿,芳姨娘用蜀锦帕子掩嘴轻笑,四小姐叶玫只看着一碟面果子眼馋,而夫人那儿......

  一只手扶上茶盏,轻轻提了提杯盖,指甲上用凤仙花汁调染出艳而不失贵气的颜色。只是轻轻的一个动作,上等瓷器相碰的清脆声就划破了屋里滞涩的气氛。

  “过来坐着吧,”她的声音浸染着雍容华贵,一颦一笑都带上了当家主母应有的典雅,“下次直接过来就行了,孝心又不是只有站得久才能表现出来。只要把人放在心里,礼节行不行都一样。老夫人,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叶玥一时失神,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立刻成了出气筒般的存在。

  “退下去坐着,再敲下去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还不如金钏......”老夫人眼光一扫,正对上金钏通红的双眼和......头上的白花。

  “二丫头,谁准你动莲池里的花了!那是高僧赠下的,哪里是你可以上手的!”

  “回祖母的话,”叶玖在自己的位置上轻巧的坐下,“孙女近来潜心向佛,在昨夜梦得天音。将佛花交与祖母身边之人,可佑亲长平安。”

  老夫人脸色缓了缓,但一道娇柔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原来最合适的亲近之人是金钏啊!”这金钏是婢仆之身,更兼叶家三代世仆......这话分明是来挑事的。

  “秋姨娘,你现在坐着门边的位子,离二姐说话的地方远了些,听错了吧!明明是'身边之人',哪里来的亲近?”叶玥见老夫人手上的念珠在对方说话后数慢了不少,不由刺了对方一句。秋姨娘近来失势,荣寿堂的丫鬟有意把她安排在末位。

  想来浇油反而引火烧身的秋姨娘讪讪地回道:“五小姐也是老夫人身边的人,倒不及金钏了!”

  “哪里,只是五妹前几日接到郭别驾府中三小姐的帖子,恰是今日要前去为三小姐庆生。叶玫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这几日叶玥又是裁制新衣又是搜罗珍玩的动静闹得不小。她不禁心中郁闷,为什么没有人请她去呢?

  秋姨娘被自个的闺女驳了言论,心中的郁气更甚于她。

  正如叶玫不理解别人不与她深交一样,她完全不明白何为“作壁上观”。她这一开口,自然有人把她扯进浑水中。

  不过一会儿,这里又陷入了“你揭短我补刀”和“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的日常剧场。当然,叶夫人这等贵妇只是偶有言论,但仅仅是只言片语都足以给他人一记重击。

  今天开启话题的是叶玖,但她只是在一边安静地坐着,不时瞥一眼偷偷拿面果子吃的“松鼠妹妹”,因为......红豆糕在车上洒了,她现在好饿!

  金钏在老夫人没有明确表态的情况下依然戴着花,但明显被老夫人嫌弃了,把她赶去厨房催促上菜。

  荣寿堂用朝食需要大家移步侧厅,围在长桌边,丫鬟在身边布菜。众人恨不得把一块肉“慢慢品尝个几柱香时间”才满意,于是站在一边的丫鬟都好尴尬,根本用不上她们。

  虽然并没有吃多少,但大家都觉得只是往桌上坐一坐就会染上油光,便纷纷叫人拿来巾帕净面。

  “咦?”芳姨娘看到婉姨娘的一件饰品,惊讶道,“这玉釧似是我上个月丢的那只!”

  婉姨娘被人指着,惹祸的玉釧落在众人眼中,大家都看过来。她顿时无措:“不会的,这是我在月初时去千金楼买来的,那可是......”

  那可是夫人的嫁妆中最值钱的铺面,杭州城里数得上名号的店铺,在最繁华的东南两条大街的交接地段。不说这招牌值多少,单单是地皮就已经是千金不换的升值产业。

  怎么会有芳姨娘的一件小小饰品在上面明码标价?

  叶瑛难得的出现情绪失控的状态,不知这件事给她的前世带来了怎样刻骨的怨恨:“姨娘开开口,说是你丢的便是你的?看在你我曾经同居一府的份上,我奉劝你......”

  她盯着对方躲闪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在构陷他人时,你的良心还在吗?小心......”

  “砰!”

  那边的老夫人摔了抹手的香脂,脂盒打在铜盆上,捧盆的小丫鬟手不稳,因着这一下溅了自己半身水。听见动静进来的仆妇沉默着把人拉下去,然后收拾地上的水渍。小丫鬟被拉扯着,脚步也透出惊惶,但她咬禁嘴唇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苍白的脸上突然滚出一抹血色。

  没错,是咬破的嘴唇上渗出的血液,再正不过的红色。因为她是倒仰着被拖走的,越来越大的破口中流的血顺着滚到眼角,像一行血泪。

  荣寿堂中时常有犯错的奴婢被打得生不如死,然后包袱一卷白送到牙行里。在这里,为奴者的命运只在一个人手里,夫人没有荣寿堂中人的一张卖身契。为了防止身边人被买通,老夫人自己就是家法,施行重责,叫下人不敢违令。

  这也是在杀鸡儆猴。

  在场的人都是她眼中的猴子,只是有人未必买账。

  比如......

  夫人描好的眉皱了皱,众人在等她开口。因为她才是真正有权处罚下人的主子,因为她也被牵扯进来,因为......她不开口,死死盯着丫鬟看的叶瑛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叶瑛出了事,叶玖一定会干涉。

  叶玖是她维持长安里那位贵人的重要纽带,是她心中难言的禁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嫡女商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