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樱殇第一百零四章 琳玹的葬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琳玹的葬礼

小说:雪樱殇 作者:恋云薰儿 更新时间:2017-01-11 18:11 字数:2672

  再次回到艾尔帕索,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沉重,琳玹躺在我怀里,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只是,她再也不会醒来了。

   站在艾尔帕索城门外,我将琳玹暂时交给了一旁的信杰,千雨一直跟在人群后面紧紧地盯着我。

  “荷尔玛,先让大家进去!”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王子…”

  “我还有事情要做…”我边说边转身走向人群后的千雨。

  “小王子不要冲动!!”荷尔玛忙叫道,他清楚地知道千雨的修为有多高,他害怕我会因为琳玹而和千雨交手。

  我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从小指上取下一枚戒指,没人注意到我手指上的戒指早已不是从前那一枚了。

  “你要干什么?”千雨见我迎面走来,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我将戒指扔到半空中,戒指突然闪出一道红色的光,将千雨围困在里面。对方见势不妙,想强行冲出来,但碰到红色光的瞬间,一阵惨叫声从他口出喊出,红色光正灼烧着他的皮肉。

  “你们杀了琳玹,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们吗?”我冷笑道。

  “这…这是什么东西?”千雨忍痛叫道。

  “这是圣洛的隔离屏障!”我凑近他的眼睛说道。

  “你说什么?圣洛?”千雨的脸色瞬间变了。

  “这枚戒指是我从圣洛手上取下的,里面隐藏了圣洛的隔离屏障,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层隔离屏障的威力,你如果强行闯出来,一定会被烧成灰烬的。”

  “你已经见到你的原身了!难道…难道你的记忆都恢复了。”

  “你觉得呢…你们费这么大的劲控制阿牧国王,不就是想借他的手杀了我然后得到我的心脏吗?”

  “你都已经知道了…”千雨盯着我问道。

  “是的,我都知道了,所以,你也应该清楚你的下场会是什么了,在我修为还没恢复前,你就好好待在艾尔帕索吧!”

  “不…我不要待在这里…你快放了我…”

  我大笑起来,“这求饶声听起来可真耳熟,我差点忘了,雷墨临死前也是这样向我求饶的,只可惜,阿牧国王还是杀了他!”

  “你…你说什么?雷墨?你把他怎么样了?”

  “国王不仅杀了他,还继承了他所有的修为,这真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被杀的不是幻夜吗?怎么会是雷墨?”

  “蠢货!你不知道我会易容术吗?雷墨死前可是一直想喊出自己的身份,不过可惜,我对他用了禁言咒,他到死都不可能说出自己是谁!包括那个长发士兵,你真的以为凭阿牧国王的修为就能将他一招毙命?”

  “原来他们都是你杀的,我们都以为你没有恢复记忆,看来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没再与他多说,只是挥手展开了通往艾尔帕索监狱的传送门。

  送走千雨后,我转头看见荷尔玛正看着我,刚才我对千雨说的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你们刚才说的圣洛是什么人?”荷尔玛问道,

  “荷尔玛,对不起,有些事情我并不想大家知道。”

  “小王子你究竟隐瞒了多少事,我已经知道光国王宫出现的那些人都是冲你去的,你到底还要一个人支撑到什么时候!”

  “我倒宁愿我能一个人扛下所有事情,这样琳玹就不会死了。”

  “就算你不愿告诉其他人,你难道连我也不能说吗?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在你身边,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

  我远远地望着荷尔玛,我多想告诉他所有事情,但我不能,我不能让他和玄月殿的人再成为下一个琳玹。

  “你不必问了,我不会说的。”我说。

  “小王子!艾尔帕索和玄月殿每个人都很担心你,你不要让大家每天都为你担惊受怕!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你不想让大家为你冒险,但是,你应该了解你的士兵,他们从来都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我说:“荷尔玛,谢谢你们!我一直都很相信我的士兵,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又怎么能保护你们。”

  “小王子…”

  “好了,陪我一起去准备琳玹的葬礼吧,其他的事情,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

  荷尔玛顿了顿说:“好,我陪你去。”

  ……

  琳玹的葬礼设在艾尔帕索墓园最大的雪樱树下,葬礼很简单,前来哀悼的只有玄月殿成员。

  那天雪樱花瓣很红,她们似乎都在为这个逝去的生命伤心。琳玹穿着盛装躺在水晶棺木中,雪樱花瓣飘落在她身上美丽极了。我想起了和琳玹认识至今发生的所有往事,想起了她刚来艾尔帕索时,还是个既不爱哭也不爱笑的孩子,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她最开心的事就是每次我来玄月殿,然后手把手教她各种招数。琳玹曾经告诉我,我是她唯一的信仰,是她待在艾尔帕索的唯一理由。

  想到这些,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我抚摸着琳玹的脸,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妹妹,我努力教给她比别人更多的东西,除了信杰外,玄月殿成员的修为属她最高了,我以为这样,她就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但却不曾想,她成了玄月殿第一个离开我们的人。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我,或许你还在蒙朗好好活着。”我轻轻对她说,“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卷入到这场战争之中的。”

  “小王子,你不要自责。”身后的沫伈说,“琳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认识了你,她不会后悔跟你来艾尔帕索的。”

  “她就是一个傻孩子,明明知道对方修为那么高,还拼尽自己的性命去和他们交手。”

  “她太在乎您了,你是她心中的信仰,她容不得那些士兵那样对您,所以才忍不住出手的。其实,玄月殿里每个人对您都是一样的,荷尔玛阁下说的没错,小王子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们。”

  我转身望了一眼大家,所有人都注视着我,他们迫切想知道更多近期发生在光国的事情,“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现在占领光国王宫和打伤琳玹的人都是来自圣洛依,他们的修为远远在你我之上,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受伤,所以,后面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许和那些人发生正面冲突。”

  “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王子您一个人去承担所有事…”

  “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送死!”我接上话说道,“他们都是直接冲我来的,就让我自己来面对这一切。”

  “小王子!之前和勃克的交战,我们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为什么这次您要一个人?”

  “之前是光圈族和光星族之间的交战,而这一次,是我一个人的战争。之前我能保护好大家,但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把握!”

  “小王子,我们可以保护自己。”夜行上前说道,“您离开艾尔帕索的这些时间,我们并没有停止修为的提升,即使不能和那些人正面交战,我们也不会退缩,无论如何,我们也都不会让您一个人去面对的,我们玄月殿成员是一个整体,任何时候都是!”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知道,再多的话也无法劝说大家离开,玄月殿从她成立的第一天起,所有人就早已将自己的生死和大家融为一体,不论谁有麻烦,其他人都会全力以赴的去帮他。

  ……

  那天,琳玹的葬礼持续了很久,我们最后将她安葬在雪樱树底下,那株开满雪樱花瓣的树,将会永远陪伴琳玹。

  我在艾尔帕索暂住了几日,欣也公主长得很快,每次我和薰儿去看她时,她总会对着我笑。

  薰儿成年的日子越来越近,再过三天,她将返回圣特兰参加她的成年礼,我也将前往圣特兰迎娶我的公主,我告诉荷尔玛,我想在艾尔帕索举行我和薰儿的婚礼,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不被人打扰。

  荷尔玛爽快答应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雪樱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