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江山为娉第七十一章 收敛锋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一章 收敛锋芒

小说:美人谋:江山为娉 作者:南城大雪 更新时间:2017-01-12 02:08 字数:2820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书房的水磨大理石地板上放着几摞书,少女灰头土脸的跪在上面,头上还顶着一本书,一本正经的背书。

   刘玉兰偷偷瞥了一眼坐在后面喝茶的自家哥哥,却又被阴郁的脸色吓了回来。

   “看什么看,继续背。”刘玉珩悠然道。

   “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刘玉兰恳求道。

   刘玉珩将手边的书卷成一卷拿在手里,站起身走至刘玉兰,手背在身后,弯腰看她,“不敢了?”

   “嗯嗯,再也不敢了。”刘玉兰睁大小鹿般的眼睛,清澈的眼神让人我见犹怜。

   刘玉珩直起身子,将手中的那本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脑袋上,轻声笑道:“你这话,我耳朵都听的起茧子了。”

   “哥……”

   “说,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刘玉珩问道。

   刘玉兰不情愿地回道:“上次我和程钧打赌谁家里的藏书多。”

   “然后呢?”刘玉珩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放珍贵书籍的柜子。

   “然后,我们两个吵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我把他爷爷的《晓云兵书》给撕了。”刘玉兰缩了缩脖子。

   刘玉珩一惊,《晓云兵书》……

   那可谓是兵家经典,价值连城啊!

   再看向刘玉兰时,心中竟隐隐作痛,颤颤问道:“你……你撕成什么样了?”

   刘玉兰将脑袋上的书拿下,抬头看向刘玉珩,气冲冲地说道:“是程钧先动手的。”

   “你给我顶好,他怎么你了?”刘玉珩摁了一下刘玉兰的脑袋。

   “他……他先画你的《惊波传》!”刘玉兰看着刘玉珩,眼神仿佛再说——你看,是不是很可气,我帮你报仇了。

   刘玉珩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惊波传》可是皇帝赏赐!这帮小兔崽子……真能活活把人给气死!

   他飞奔至放藏书的柜子前,颤巍巍的将柜子打开,里面竟然空了一小半!若不是扶着柜子,刘玉珩定是站不稳。

   “刘玉兰!”他怒喝。

   “啊?”

   “你……你给我跪好了!”刘玉珩面色铁青。

   刘玉兰赶忙转过脸,又一本正经的背起书来,她与刘玉珩血亲兄妹,自家哥哥生气什么样她再清楚不过,这回怕是动真格的了。

   刘玉兰只听见一声声弱弱的“家门不幸”在身后响起,心中更加气氛程钧,若不是他,哥哥也不会气成这样,虽嘴里背着书,心中却开始盘算起下次怎么对付程钧。

   本朝御史大夫权利被一分再分,故而数量达二三十余人之多,其中代表为沈安,岑峰之辈,再次有胡若愚,孔翟等人,如今皆为尚礼部所管辖,所呈奏折先过广陵郡王,再呈圣上,短短数日,所弹劾官吏竟有上百名之多,罪大恶极者也有几十人。

   尚礼部坐落于帝京东城,格局大气,青瓦飞檐,自成一派清明之像,众官于每日下朝之后来此公办,至晚戌时归家,正明严谨,一丝不苟。

   此刻才及巳时,今日天气不好,又是冷风骤骤之节气,哪来前几日艳阳高照的暖意,尚礼部里已撑起火炉,都是文官,经不得冷冻。

   广陵郡王阅着刚呈上的奏折,底下的两个御史大夫正站着等着回话,另随从者还有皇城禁卫军都尉卫韶卿,此人身材魁梧,脸上浓浓的络腮胡子,浓眉大眼,腰间挎着两柄宝剑,威风凛凛,还有两个坐在次位上整理其他御史大夫交上的折子。

   此次奏折是岑峰,胡若愚呈上,所呈之事有一远一近,近者乃兵部郎中刘轲私扣军饷,中饱私囊,与其他几名官员勾结,打压忠良,另有强占土地,其子、侄、兄弟仗其威,强取豪夺,欺男霸女,残害百姓,远乃蓝州监官巡抚贪污受贿,上任三年达十万两白银之多,买官卖官,与乡绅恶霸勾结强占良田,买卖私盐,其部下众多与其同流合污,参与深浅轻重不一。

   秦明皓揉了揉眉心,这几日上呈的这类事件层出不穷,人也是杀了许多,更有辞官而去躲避待时机稳定再凭关系复官的,令人实在难受。

   他抬眸看向卫韶卿,淡淡开口说道:“将兵部郎中刘轲全家拿下押入大牢,等候处置。”

   “遵命。”卫韶卿回道,声音洪亮,挎着剑出了门,这几日抓的人多不胜数,杀的人也多,他武举出身,上任皇城禁卫军都尉数余年,这般杀人还是头一次,不禁有些要将这乾坤还于朗朗之想,精神大振,对这位铁面无私的广陵郡王的决断更是唯命是从。

   这刘轲就是岑峰所参,岑峰半生为官清正廉洁,毫无官场之歪风邪气,乃天下儒生士人最为敬佩之人。

   他看向高位上的广陵郡王,眸中浅浅有些暖意,先前听闻这位王爷最爱嬉乐玩闹,虽有些才能,但是纨绔性重,归属尚礼部时还担心他将这当朝整顿朝风之事当做儿戏,更怕他也如那些个贪官污吏一样,收受贿赂,以权谋私,这几日看他处事,严谨不苟,行为果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心中也不免对他也看重几分。

   秦明皓对胡若愚道:“胡大人所呈之事本王定会禀明圣上,本王现在就修书一封快马传去蓝州,将蓝州监官巡抚先行关押。”

   胡若愚长得清清瘦瘦,蓄着胡须,如今四十有三,两眼精明有神,他作揖回道:“谢王爷明察。”

   “二位大人回座吧。”秦明皓道。

   尚礼部主厅有一主位,四次位,主位坐的是广陵郡王,次位分别为岑峰,沈安,胡若愚,孔翟。

   沈安面前还有一摞奏折,其中也有地方官员呈上帝京的,孔翟面前的也不少,二人正在分类整理,同时上禀广陵郡王,四人不光要参谏,还要于其事给广陵郡王意见,阅目种种,哪能分的清楚,贪之一字,连带着的几乎都是那几样,这几日的刑部大牢估计已人满为患,刑场上的血大概也是一层盖着一层,无法干涸,乱葬岗的尸体许亦是骤然增多,广陵郡王可以先斩后奏,陛下对贪官污吏恨之入骨,虽无十二年前那般满城腥风血雨,但也是狂风暴雨,令人胆颤。

   岑峰与胡若愚回了座,四人又依次给广陵郡王呈折子,陈述己见。

   刘轲正在刑部慢悠悠地品着茶,一队身披银甲的禁卫军破门而入,他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何事就被足不出户的押进他最厌弃嫌恶的大牢之中,在同牢之人同病相怜地眼神下惶惶不知所措。

   刘府的大门不甚宽敞气派,但为首的卫韶卿一脚踢开大门时真真地知道什么叫蓬门富室,一时间府内人哭天抢地,咒骂吆喝不断,卫韶卿骑上高头大马,冷眼看着一个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子弟妇人被押出那黑漆的大门,看得多了,就不惊奇了。

   隔日便是蹴鞠比赛,几乎这皇城之内所有三品以上官员家的世家子弟和世家小姐都被邀了个遍,其外就是百里府,百里长安虽不在官职,但百里一族乃宛州世家大族,江湖白衣受朝廷俸禄更是当朝第一人,就是前朝也没有过,可见陛下器重,百里家财力物力雄厚,势力范围极广,刚入京时在京世家几乎都暗里收过百里府的礼,送的都是对胃口的东西,哪个也没有拒收的,所以风铃才能在短短几日与那么些世家小姐打成一片,除却个人原因,背景不容小觑。

   因尚礼部的刚刚成立,广陵郡王又是尚礼部主司,世家们来蹴鞠场的排场小了许多,以往的香车宝马统统藏在家里,一衣一物皆按律法而行,谁也不愿意在这风口浪尖上出风头,更何况这蹴鞠比赛是广陵郡王所办,在这出风头不就等于往枪口上撞?

   百里长安独自骑了匹马,风铃坐在青蓬顶的马车上,还是两匹马拉的,晃晃悠悠,颠颠撞撞,这些日子出行坐惯的是四匹马的马车,要不就是四人抬的软轿,一下子还真有些适应不了,百里长安也看着想笑,百里一族何等富贵,这青蓬顶的马车还是前两天急急忙忙赶出来的,要不哪找这东西。

   到了蹴鞠场,百里长安不出所料的发现,停在一旁的马车清一色的素净,马厩里的马也无一匹宝马,都知道如今境地,在京世家哪个家里不是珍珠如土金如铁,要真被参上一本,后果不堪设想。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美人谋:江山为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