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惊梦第347章 【番外结局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47章 【番外结局二】

小说:红妆惊梦 作者:霉干菜烧饼 更新时间:2016-07-01 10:22 字数:7651

番外结局二

---------------

蒙蒙的白色的烟雾中,闻姗姗抱着襁褓疯狂地奔跑着。

“姐姐,不要跑,小心跌倒啊。”叶小纨在后面边追边喊着。

闻姗姗猛然停住了脚步,因为惊恐,一双眸子瞪得特别大。

叶小纨骇然地望去,闻姗姗面前就是万丈深渊,此时的闻姗姗抱着襁褓,就站在悬崖的边缘。

“姐姐——”

闻姗姗抱着襁褓,背对叶小纨,厉声道:“退后!离我远些!”

唯恐惊吓到闻姗姗,为了让闻姗姗远离悬崖边缘,叶小纨朝后退去。闻姗姗缓缓转过身来,怨恨地看着叶小纨。

“把我逼到这里,你开心了?刚才,我没有冲下去,收住了势道,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姐姐,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想小纨?小纨是真的关心着你的啊,我们是亲姐妹啊。不要再说这些伤人心的话了,好吗?姐姐,我们的母亲刚刚离世不久,不要让我们的母亲在天之灵伤心。”叶小纨恳求道。

“够了,闭嘴啊,我不要听这些伪善的话语,太虚假了,太恶心了。不要再在我的面前伪装了,我已经受够了你的善良,你的美丽,你的可爱。”闻姗姗的身子在摇晃。

看着情绪有些癫狂的闻姗姗,叶小纨心惊,不敢再言语。

怀抱襁褓,闻姗姗厉声道:“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你会是我的亲姐妹?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真的真的已经受够了,我闻姗姗同样美丽,我闻姗姗同样聪慧,为什么我要活在你的阴影下,被人们比较着,对比着。为什么一定要由我来衬托你的美丽,你的可爱,你的善良?”

黛眉挺立。

“你知道被人比较的痛苦吗?你知道我被人指责为有心计的歹毒女人时的心情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好后悔,不该帮助你及时赶到梦府。若没有你,我闻姗姗何至于一败涂地?是你,是你造成我闻姗姗的悲剧。”

泪水簌簌而落。

“就连姗姗暗暗爱慕的那个人都会为你疯狂,远走天涯。为什么,你要抢夺我的一切?为什么不给我闻姗姗一条活路?你已经很幸福了,为什么还要抢夺姗姗的一切?”

泪水大颗大颗滚落。

“你有疼爱你的道长娘亲和哑姑,你有爱你至情至深的二少爷,你有时刻肯帮助你的朋友们,甚至,甚至连我们的亲生母亲,都会无怨无悔的爱着你,疼着你。”

视线落在襁褓中的小星辰身上。

“甚至,你会拥有这世上最可爱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我闻姗姗就要一无所有?同样是人,同样是梦天成的女儿,为什么我要承受万般苦痛?”

闻姗姗仇恨地看着叶小纨,狰狞道:“我恨你,我好恨你,这种恨每时每刻折磨着我,撕裂着我的心,让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你每活一天,我就要备受折磨和煎熬。”

小小襁褓被举起。呵呵,闻姗姗在凄冷地笑。

“我真的受够了这一切,如果我抱着这个孩子跳下悬崖,你会心痛吗?”

一声仰天怪笑,闻姗姗仇恨地看着叶小纨,厉声道:“我要抱着他跳下去,我要你感受一下,生无可恋的滋味,那种永远看不到希望的滋味。”

叶小纨痛心地看着癫狂的闻姗姗。

“姐姐,为什么你一直沉浸在你的臆想和虚妄的嫉恨中?一花一世界,你心中有什么,你看到的就是什么。生活有着诸多美好,你停下脚步,仔细地感悟,就会发现生活并没有苛待我们,诸多的美好其实就在我们身边,静悄悄地陪伴着我们。

姐姐,你能平心静气地用心去听吗?听,这风中有小鸟的歌唱声,这歌声多么美妙,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小鸟的开心。

姐姐,你能感受一下这风的抚摸吗?柔柔的,暖暖的,多么像母亲的手,慈爱,温暖。

姐姐,看看周遭的一切,这山,这树,这花,一步一景,每一寸土地都有着极致的美丽。

这样一个美丽的世界,还不足以让你平静下来吗?你真的舍得放弃这些诸多美好吗?”

“够了,不要给我讲大道理。只要你叶小纨活一天,我闻姗姗就会痛苦一天。你的存在导致了我的痛苦。”

小小襁褓再次被举起,闻姗姗癫狂大叫“这是你和梦少蝶爱的结晶,我要他死啊,我要他死,摔死啊。只有这样,你才会痛苦,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一丝开心。既然我闻姗姗一败涂地,你也别想好活。”

说完,闻姗姗抱着襁褓转身,欲跃下悬崖。

“如果小纨死了,姐姐能放过他吗?”叶小纨焦急大喊。

背对叶小纨,闻姗姗嘲弄地笑道:“人靠做不靠说,我闻姗姗最讨厌夸夸其谈。你若真的有心救你的孩子,就跳啊,跳啊,你倒是跳啊。哈哈,就知道你不会跳。”

叶小纨难过地看着闻姗姗的背影,哭泣着。

“姐姐,是不是小纨跳了,你就选择活下来?你的心就会释然了,不再痛苦了?是不是小纨跳了,你就会让我的小星辰活下来?”

“傻瓜,当然。这个世界若没有你叶小纨,我闻姗姗不知道会多么开心呢。”

“姐姐,小纨不想你出事,因为你是小纨的亲姐姐,我们的亲娘已经离开,小纨不能让她的在天之灵伤心,我不想她看着我们两人互相埋怨,互相争斗。

姐姐,小纨不想小星辰出事,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啊,他还没有好好感受这个世界的诸多美好呢。他是这样的柔弱,他是这样的无辜。小纨不想他受到些许的伤害。

姐姐,小纨愿意跳下去,只要姐姐开心,只要我的小星辰不受伤害。”

说完,叶小纨朝悬崖边缘冲来,几乎是瞬间,叶小纨朝悬崖下坠落去。

闻姗姗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忽然,闻姗姗发出刺破天宇的凄厉惨叫。

急匆匆赶来的梦少康,梦少蝶,小厮大牛三人惊恐地站住了。忽然,梦少蝶疯了一样冲来,冲向悬崖边缘。

“小纨——”大手朝悬崖下伸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疾速坠落的叶小纨重重地砸落在深渊谷底的磅礴的大江中。

被击起的山高的浪花飞溅着。

“啊——”梦少蝶声嘶力竭的痛苦呐喊萦绕回荡在深渊山谷中。

……

众多的梦府工人,稽毒队员,百姓们,沿着两侧江岸奔跑着,搜寻着,然而三天三夜的搜寻,并没有寻找到叶小纨的身影。

娇柔的她仿佛是一片云,飘远了,消散在空气中,再不见踪影。

一个憔悴的身影不断地从江水中浮出,深深呼吸一口空气,再次潜入江水中。身影在寻找着,犹如不知道疲倦的鱼儿,他就这样一次次的浮出,一次次的下潜。

文氏和梦世昌两人双眼红肿,站在江岸边,悲伤地看着已经三天三夜在江水中不断下潜的儿子梦少蝶。

任凭众人呼唤,任凭有人跳下江水中,试图拉拽住他,但无人真的能让他从江水中走上岸。在叶小纨掉落江水中的刹那,他的魂魄仿佛也随着她离开了。

三天三夜,他就像个没有听觉的傻子一样浸泡在江水中,疯狂地寻找着,寻找着。

罗伯特和詹姆斯律师两人走来,两人身后跟随着众多的护士。

罗伯特难过地看着在江水中疯狂寻找的梦少蝶的身影。

按照一个正常男人的体力,梦少蝶早已经突破了极限。毫无疑问,此时的梦少蝶已经精疲力竭,正处于体力枯竭的最后边缘。

忽然,有人在惊叫。

所有人望去,因为长时间浸泡,体力严重透支,身体浮肿的梦少蝶正从水面下浮出,犹如一具死尸般漂浮在江面上。

“少蝶,少蝶——”众人哭泣着朝江水扑去。

梦少康疯狂地游动着,一把抱住了昏迷的梦少蝶。

“少蝶,你不会有事的,小纨也不会有事的,老天爷怎么会让真正的有情人天人永隔?”

全身浮肿的梦少蝶面色苍白的虚弱地躺在梦少康的怀中,仿佛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如此虚弱,如此无力。

“少蝶,我的少蝶!”文氏抓着丝巾,猛然一拍大腿,扑通一声跪倒在江岸边。

“老天爷啊,您究竟要折磨我们到什么时候啊?为什么要如此待我的儿子儿媳,为什么善良人不能得到好报?”

文氏仰天,忽然,双手仇恨地抓去。

“是罪孽吗?真的有罪孽吗?老天爷,究竟怎么样,您才能放过我的儿子儿媳?”

“大奶奶——”众人欲搀扶起癫狂的文氏。

文氏痛苦地嘶嚎着。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老天爷要这样折磨我的少蝶和小纨?天啊,这是剜我的心啊。”

柳七七和成杰两人跑了过来,双眼红肿的柳七七搀扶住文氏。

“伯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数十艘大船和两百多条小艇,我们会沿着这条江和各个分支,全力寻找的。小纨那么善良,她一定会没事儿的。”

刚刚被梦少康拖动到岸边的梦少蝶艰难地睁开双眼。

“扶我起来,我要乘船,我要去寻我的小纨,我的小纨——”

忽然,一口冰冷的鲜血喷吐而出,梦少蝶浑身发烫地昏了过去。

“二少爷,二少爷——”小厮大牛痛苦大哭。

罗伯特和众多护士冲了过来。

清风幽幽地吹着,深渊上方的云朵缓缓移动着,渐渐地消散了,阳光铺洒下来,江面上波光粼粼。

……

梦府。

咳,咳!几声孱弱的咳嗽声响起。

“小纨,小纨,不要,不要离开姐姐,姐姐不能没有小纨。”面色火红的闻姗姗闭着双眼,痛苦地摇晃着头颅。

众多的小丫鬟又恨又同情地看着因为高烧,连续几日昏迷的闻姗姗。尽管恨着这个女子,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尽力照顾好这个女子,才不会让失踪多日的叶小纨伤心。

她是为了她才选择了跳下去。

她希望她能开心地活着,释然地活着。

心疼着那个像花儿,像云儿一样消失的叶小纨,众人压制着愤慨,用尽全力,尽心地照顾着闻姗姗。

一双眸子忽然睁开了,面色火红的闻姗姗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姗姗小姐,您连续发烧多天,需要卧床休息。”一个丫鬟说道。

“滚开!”双眼发直的闻姗姗一把将那小丫鬟推倒在地。

赤着双脚,头发凌乱的闻姗姗疯狂地冲出了房间。犹如疯子一样,闻姗姗赤着双脚,在梦府大院里疯狂地奔跑着。柔嫩的双脚早已经被甬路上的石子划伤。鲜血的脚印印在梦府的各处。

咯咯——

耳畔传来笑声。

闻姗姗站在红妆楼前的青石上,四望着。

“小纨,小纨——”

泪水簌簌而落。

忽然,闻姗姗朝远处一块巨大的空地奔跑而去。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盛大的红妆选秀的场景。泪眼朦胧中,远处那高台上坐着众多参加选秀的女孩。两个女孩并肩坐在高台的后面。

一个有着大大的,清澈双眸的小丫头撒娇地将头靠在身边的一个梳着大波浪卷发的女子的肩膀上。

“姗姗姐姐,姗姗姐姐——”

“你怎么了?”大波浪卷发的女子微笑着问道。

红唇嘟起。小丫头撒娇地说道:“小纨没怎么,小纨就是想和姗姗姐姐撒娇。”

纤柔的手指轻轻戳在小丫头的眉心,大波浪卷发的女子嗔怪道:“你呀!”

赤着双脚,双脚鲜血淋漓的闻姗姗,一步步地朝高台走去,双手颤抖地伸出。

“小纨,小纨,姐姐在这里啊。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忽然,闻姗姗停住了脚步。眼前哪里有高台?哪里有那大波浪卷发的女子?那里有红唇嘟起的小丫头。

巨大的空地上,闻姗姗孤零零地站着。风刮着,几片落叶朝这边落来。

扑通一声,闻姗姗跪倒在地面上,苍白的双手捂住双眼。

悔恨的泪水从指缝间汹涌而出。

“小纨,没有你,姗姗也会死的,因为我们是孪生并蒂花,呼吸着共同的呼吸,感受着同样的心跳。”

忽然,泪流满面的闻姗姗朝后仰去,直挺挺地,僵硬地躺在地面上。一双眼睛鼓胀着。

仿似一条缺水的鱼儿,面色火红的她艰难地喘息着。

……

海浪拍击着沙滩。

咳,咳!

面色火红的叶小纨艰难地喘息着,艰难地呼唤着。

“水,水——”

伤痕累累的叶小纨艰难地睁开双眼,火辣辣的太阳高悬在空中,刺眼的光芒使得叶小纨几乎睁不开眼睛。

身下是滚烫的沙滩,虽然海水不断地冲上来,冲到自己的双腿上,但那海水也是热热的。

叶小纨艰难地挣扎着,欲坐起身子。

忽然,一声咔嚓之声响起。叶小纨扭头看去,却是因为用力,自己竟然将一根人的腿骨给压断了。

放眼望去,叶小纨惊骇住了。

这是一处面积不大的小岛,小岛中心地带是一座不算很高的小山,环绕小山生长着许多的树木和灌木丛。大量的蓝色蝴蝶兰生长在沙滩各处。

然而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整个小岛布满了人的骨骸。更有大量的被海水泡涨的死尸堆积在海岸边。大量的木板,船帆,甚至有泡涨的粮食,堆积在岸边。

看这情形,很显然,这些泡涨的死尸皆是海运工人们的尸体。

口干舌燥,虚弱无力的叶小纨艰难地站着,赤着双脚,在死尸和骨骸的缝隙间,艰难地行走着,朝远处的小山下的一片蓝色的蝴蝶兰花丛走去。

道长娘亲告诉过自己,植物生长旺盛的地方下面会有水源,即便寻不到水源,植物的根茎是最好的解渴之物。

浑身无力,发着高烧的叶小纨终于走到蓝色的蝴蝶兰花丛前,扑通一声,叶小纨栽倒在地面上。

伤痕累累的双手用力挖着沙土,叶小纨努力着,试图将蝴蝶兰花的花根挖出,用来食用解渴。

然而身体是这样的无力,根本无力挖出沙土下的根茎。

终究是没有任何力量了,叶小纨仰面倒在沙地上,仰望着高高的天空。毒辣的太阳炙热地灼烤着。

难道自己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吗?不,不,自己不要死。

可是,如今,自己还如何活下去呢?

江水将自己打昏,将自己卷进了大海。不知道漂泊了多少天,自己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孤岛。

虚弱的叶小纨渐渐地合拢了双眼。

不知道何时,就在叶小纨要沉沉睡去时,一丝甘甜滴落在叶小纨的嘴角,这润心的甘甜渐渐地流淌进干裂的如冒火的口中,进入嗓子中。

甜甜的,很清爽,有着淡淡的奇特的奶香。

叶小纨艰难地睁开双眼,一只小猴子手捧半个椰子壳,椰子壳倾斜着,奶白色的椰汁儿正不断地流淌下来。

见叶小纨睁开了双眼,小猴子开心地嘻嘻笑。

“猴猴,你是天神吗?”叶小纨困惑着。

嘻嘻!小猴子兴奋地抓耳挠腮。

甜甜的椰汁不断地流淌下来,叶小纨的脸色渐渐不再火红。

忽然,叶小纨愣住了。小猴子将椰壳放下,朝远处蹦去。站在一名男人的尸体旁,小猴子呜呜哭泣。

叶小纨艰难地坐起来,望去。看那男人的着装,男人生前可能是一名船长。而大船遇到了海难,男人和众多的海运工人的尸体被甩到了这里。

小猴子不断地伸展着胳膊,哀痛地落泪。

叶小纨挣扎着站起,脚步踉跄地走到小猴子的身边。

玉手轻轻抚摸小猴子的头,叶小纨温柔地说道:“猴猴,不要哭了,我们来安葬他们。给他们一个安心的归宿。”

小猴子似懂非懂地连连点头。

……

孤岛上矗立起两座巨大的坟冢,一座坟冢里埋葬着大量的人的骨骸,一座坟冢里埋葬着大量的死尸。

两个无字的木桩被立在两座坟冢前。

叶小纨在两座坟冢前移植了一些蓝色的蝴蝶兰兰花。盛开的兰花摇摇曳曳,煞是好看。

看着簌簌而落的花粉,叶小纨忽然眼前一亮。

自己是否可以利用这些花粉制作出有奇效的胭脂呢?利用有奇效的胭脂,是否可以让过路的渔船,货船发现自己呢?或是制作出结实的胭脂大船?

“猴猴,我们采集花粉,好不好?”叶小纨扭头看向小猴子。小猴子连连点头。

深夜,篝火在燃烧。

叶小纨将收集的花粉放在一个个玻璃瓶中,这些玻璃瓶皆是这几日在海边的沙滩上捡起的。远处的椰子树下堆积着少许铁皮罐头和晒干的粮食。

按照自己和小猴子的食量,这些罐头和晒干的粮食大概可以吃上七天。自己必须在七天内寻找到离开这个孤岛的方法,在“弹尽粮绝”前彻底摆脱目前的困境。

椰子的汁水滴落在一个个玻璃瓶中,椰汁和花粉渐渐融合。一些岩石研磨的粉末被叶小纨小心翼翼地投进一个个玻璃瓶中。

夜越来越深了。

不知道何时,叶小纨握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站起。玻璃瓶忽然抛向高空,一股奶白色的荧光粉尘从玻璃瓶中飘逸出来。

奶白色的荧光粉尘在空中画着流畅的曲线。

叶小纨在荧光的粉尘中,旋转着。玉手轻轻碰触着荧光粉尘。

忽然,荧光粉尘剧烈一闪。

“啊?”小猴子惊讶地叫了一声。

奶白色的荧光幻化做万万千的蓝色的蝴蝶,蓝蝴蝶围绕着叶小纨和小猴子,开心地飞舞着。

蓝蝴蝶渐渐朝远方飞去。

“希望我能制作出能幻化出小船的胭脂,这样小船就可以带着我们离开这里了。”叶小纨喃喃道。

“哦!”小猴子搂抱住叶小纨的腰部,撒娇地忽闪着大眼睛。

叶小纨委屈地嘟起红唇。

“二少爷,小纨好想你啊。大坏蛋,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

数日后,众多的大船在海面上行驶着。为首的大船上站着众多人等。为首的正是手握望远镜的梦少蝶。

短短半个月,曾经俊朗如嫡仙的他面色黝黑,头发凌乱。成杰站在身后,心疼地看着梦少蝶憔悴消瘦的身影。

顺着深渊下的江水不断地搜寻,众人逐渐扩大搜寻的范围。如今,已经在大江入海口的水域搜寻多日。今天,更是来到了这片深海的海域。

除非是仙子,上天怜惜的仙子,寻常人等被江水夹裹,怎么会熬过这么多天?尽管希望渺茫,甚至可以说已经毫无希望,但成杰和众人都不想说出这残忍的事实。众人愿意继续搜寻,陪着梦少蝶,将生还的梦继续做下去。

举着望远镜的梦少蝶的身子忽然颤抖起来。

众人纷纷抓起望远镜朝远处望去,万千的蓝蝴蝶正朝这边飞来。

不多时,蓝蝴蝶们就飞到了大船上方,围绕着众人萦绕着。

梦少蝶伸出手来,一只蓝蝴蝶落在梦少蝶的掌心,巨大的翅膀温柔地扇动着。忽然,蓝蝴蝶剧烈一闪,变作烟尘消散了。

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

“她还活着,她,她还活着——”

……

数日后,炙热的太阳灼烤着小岛。

叶小纨虚弱地躺在沙滩上,身边蜷缩着小猴子。一个铁皮盒子被叶小纨艰难地举起,铁皮盒子里还有唯一的一块饼干。

“猴猴,你吃吧。”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的叶小纨艰难地说道。

小猴子接过铁皮盒子,伤心落泪。

叶小纨努力地睁了睁眼睛,想看清楚周遭,但饥饿使得她再也无力看清楚周遭。美目渐渐地合拢了。

小猴子将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瓶子放到铁皮盒子里,呜呜哭泣。

连续多日的努力,还是功亏一篑,并没有研究出可以变作小船的胭脂。

再也没有食物了,饿了两天两夜的叶小纨沉沉地睡着了。

小猴子抱着铁皮盒子,躺在叶小纨的怀中,难过地啜泣着。

忽然,小猴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两个身影正从一艘小船上跳下,缓步朝这边而来,为首的是一个老和尚,老和尚的身后跟随着一个小沙弥。

“师傅,这座岛屿很干净啊,怎么没有海难的遇难者呢?”小沙弥说道。

“也许是有缘人将遇难的人全部安葬了。”老和尚温和地说道。

“有缘人?谁会来到这座偏僻的孤岛呢?”

老和尚忽然大踏步地朝远处走去,小沙弥紧紧跟随。

叶小纨艰难地睁开双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和尚。

“这是梦吗?您是谁?”

“一步一莲花,有缘人。”老和尚双手合十说道。

“有缘人?”叶小纨喃喃自语,忽然,叶小纨再次昏迷过去。

……

数艘大船靠近孤岛,梦少蝶疯狂地冲下大船。众人紧紧跟随。

“看,这里有大量的蓝色的蝴蝶兰,而那能幻化出蓝蝴蝶的胭脂的主要成分正是这蓝色的蝴蝶兰的花粉。”小厮大牛说道。

“小纨,小纨——”梦少蝶疯狂地喊着。

然而周遭静悄悄的,哪里有人呢?

“快看,少蝶!”几个木板被成杰从地上捡起。看着木板上描画的场景,梦少蝶泪眼朦胧。

“这是她画的,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成杰鼓励道。

“我知道她不会这么残忍的,她怎么会残忍地想离开我呢?”梦少蝶嗓音沙哑地说道。

……

小船带着昏迷的叶小纨和小猴子朝天尽头而去。小沙弥操控着小船。老和尚站在船头,双眼微微合拢。一双大手不断地捻动着佛珠。

被小猴子捧在怀中的铁皮盒子忽然朝一侧倾斜去,一个玻璃瓶掉落在海面上。

“哦!”小猴子心疼地叫了一声。

玻璃瓶的瓶塞渐渐地掉落,胭脂散粉从瓶子中散了出来,和海水融合在一起。忽然,刺眼光芒闪烁。万万千的莲花花瓣出现在海面上。

“啊?师傅,快看啊,了不得了,大片大片的莲花花瓣啊。”小沙弥惊叫。

老和尚闭着双眸,淡淡地说道:“一步一莲花,心诚,自然有缘。”

小沙弥莫名所以,小船在涌动的莲花花瓣中,朝天尽头而去。

……

数艘大船在海面上行驶着,海鸥围绕着大船飞动着。

梦少蝶站在船头的甲板上,迎着海风,肃穆而立。

“少蝶,虽然没有寻到小纨,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她还活着,这就是好的消息啊,至少我们有希望。”成杰说道。

梦少蝶点了点头。

“二少爷,快看,前方那是什么,怎么莹白一片?面积如此巨大?难道是白色海藻,不可能啊,怎么会有白色的海藻?”小厮大牛说道。

梦少蝶举起望远镜,当看清楚远方的大片莹白是白色的莲花花瓣,梦少蝶哽咽道:“是海岩和椰汁为主要成分的胭脂幻化的莲花花瓣!”

“少蝶!”成杰不解。

情绪激动到无以复加地步的梦少蝶落泪道:“爱会指引我寻到她的。”

幽幽风来,万万千的白色的莲花花瓣在海面上涌动着。淡淡的清雅的莲花花香弥漫在空气中。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红妆惊梦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